好看的玄幻小說 狂暴逆襲笔趣-第二七四一章 最後那一句話看書

狂暴逆襲
小說推薦狂暴逆襲狂暴逆袭
此时的龙追,气得要命,什么都敢说。屎盆子直接就扣到林二狗头上。
对此,街坊邻居,皆都不屑,嗤之以鼻。
隔壁龙老五老爹就说了:
“龙追,别以为你爷爷是咱们村力量最大的一个,就不将村规族规放在眼里。
你是个神马玩意儿,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
人家姑娘小寡妇们,愿意给三伢子熬肉粥,那是人家三伢子强大,三伢子人缘好。
就你这孙子,一天到晚,没事就爬墙撬窗户的。
要不是你还有点天分,族里还想让你在角力赛上取得一些名次。
不然的话,就你这尿性,你以为你还能在这龙芽山上活着?”
对门的龙七娘一声呸。
“啥玩意儿嘛,人家三伢子就骗吃骗喝骗感情了?
老娘是年纪大了三伢子好几轮,嫁了个没出息的死鬼,不甘心也只能认了。
再年轻个几十岁,说啥都得把三伢子给推倒了!”
旁边龙三娘的老公,本来也是准备站出来硬怼一下龙追的。
但是龙三娘这么一说,直接就将把他给气得一跺脚,转身就回了自家院子。
龙追一看,终于明白了,自己在龙芽山人的眼里,是个什么东西了。
这是说啥都不落好,说啥都是自己不对。
心中对三伢子的恨意,变成了杀意。
林二狗对杀意,那得有多么敏感?
本来就是冲着龙追过去的。
这一下,眼睛微眯,驻足冷哼:
“你想……杀我?”
龙追眼中的杀意,直接就收敛起来。
他此时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哪里敢承认,自己其实早就对三伢子起了杀心?
“我杀你?
我特么为什么要杀你?
你是上了老子的祖母,还是平了老子的房子?
老子看你不顺眼是有的,但是杀你……
怎么说,咱们也是七杆子勉强打得着的叔伯兄弟吧?”
林二狗才不管他承认不承认呢。
想杀我,那隐藏在眼底的杀意,老子就是精神力不能动用,也感应得到。
这么说来,三伢子今天在山上失足滚落,也不一定就是偶然的了吧?
没有精神力支撑他计算推演。
但是基本的逻辑分析能力,也是极其强大的。
根据龙可耐的说法,他这么修炼登山,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怎么邻近要前往龙首城参加角力赛了,就失足了?
无巧不成书是有的,但是巧成这样,有些不正常吧?
林二狗冷笑一声。
“你不想杀我吗?
你看哈,我啥都记不得了。
可巧了就想起来一件事。
我失足滚落的地方,那块巨大的层岩,不大不厚,也有百十丈宽厚吧?
笔下生花的小說 《狂暴逆襲》-第二七四一章 最後那一句話展示
我就想知道,怎么今天,可好的一脚上去,直接就踩踏了呢?
土狗,你特么告诉老子,你啥时候上山弄的?”
龙追的脸色,直接就发青了。
眼神游移,嘴巴都不利索了。
“你你你……你特么的血口喷人。
老子这些天,都没上山过吧?
你说老子动了手脚,谁能证明是老子干的?”
林二狗直接就以手加额了。
龙追的神情慌乱,急赤白脸的辩白。
大家都不是傻子,街坊邻居,都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但是,这种事情,可不是空口说白话的。
陷害咱村第一天才,这是不想让咱村出一个龙力士啊!
不出龙力士,咱村啥时候都难以猎杀到飞行龙兽啊!
没有龙兽,咱村那就这辈子也休想富余起来啊!
这尼玛,这是和全村人过不去的节奏啊!
但是,大家的眼神再是犀利,都心中认定了这事还真有可能。
但是,证据呢?
昨天三伢子还上山十来趟来着,每一趟都踩在那块巨大的层岩上。
不是也没事吗?
要有猫腻,那猫腻绝逼的是昨天晚上出现的啊!
问题是,龙追乃是龙芽山第一强者,龙翼的亲孙子。
龙翼虽然也是龙芽山龙姓一族,但是属于旁支,一向不太服气族长龙秋。
加上龙翼一脉,强者最多,一般情况下,大家也不想和他强行开怼。
龙追要真的是在昨天晚上偷偷上山,做了手脚,陷害三伢子。
龙翼一脉的人,能站出一群来证明,龙追昨天晚上,差点就醉死在自己家猪圈里。
大家看到三伢子以手加额,都不知道他在感慨什么。
将目光都期待地看向三伢子。
此时见不到三伢子来吃饭的龙二婶,直接就拎着一根龙血木出来了,叉着腰,丰腴美艳,却是杀气腾腾。
“三伢子你说,你是不是看到昨晚上,龙追上山去了?”
林二狗已经确定了,龙追昨天晚上肯定上山了。
但是证明这种东西,作为事主,他说的就不能采信。
但是,他阴笑着看向龙追。
“来土狗,把你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再重复一遍?”
“老子不是土狗,老子是龙追!
三伢子你今天给老子说出个一二三来。
不然今天我拼着拉着我爷爷,也要和族长要个说法。
你有证据就拿出来,没有的话,老子今天绝对饶不了你!”
龙追反咬一口,显得很无辜,很愤怒。
但是,林二狗负手而立,淡淡重复一遍。
“我是说,你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能不能再重复一遍?”
龙追就有些懵逼。
回想了一下自己说的话,觉得没啥毛病啊!
“老子为什么要重复,老子为什么要听你的?
废话别说,老子今天就要个说法。
你能证明老子在山上动手脚了,老子随你处置,杀头都行。
你要是证明不了呢?
你特么是不是也任我处置,掉脑袋都行?”
此时大家都将目光,集中到了林二狗身上。
这龙追自信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更能找到大批的证人,来证明自己的无辜。
此时根本就不接茬林二狗的问话。
林二狗叹息一声。
心说这龙族后人,不怎么开化,智商堪忧啊!
“土狗,先别环顾左右。
你能重复一下,你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吗?
或者你觉得,重复一下,直接就死了?”
这个时候,大家就都开始挖脑袋了。
三伢子是失忆了,但是不是傻了。
怎么会三番五次地,要龙追重复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呢?
他最后一句话,有啥问题吗?
此时,龙可耐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
指着龙追大声道:
“龙追癞皮狗,三伢子哥问起前的最后一句话,我记住了。
他说,你说老子动了手脚,谁能证明是老子干的?
龙追癞皮狗,你是不是这样说的?”
龙追还没反应过来。
大家回想一下,三伢子追问之前,龙追说的最后一句话,的确是这句话。
于是大家纷纷点头作证,说这话没毛病,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不少。
龙追想了半天,也没觉得自己这话,有啥毛病。
“对呀,老子是这么说的啊!
有能耐你就证明是老子干的啊!”
这个时候,吵闹声吸引过来,无数的村堂。
就连老族长龙秋,和第一强者龙翼都来了。
龙翼低沉咆哮一句:
“三伢子,你说谁陷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