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萬古神帝-第三千零三十五章 論道閲讀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风云霸望向晴空剑王和轩辕青,道:“你们二位是什么意见?”
晴空剑王眼神锋锐,道:“无论风族做出什么选择,本座是一定要留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与黑暗神殿斗一斗,哪怕因此丧命。现在这般回去,实在是没有脸啊!”
轩辕青站在一团光雾之中,身形模糊,声音清朗道:“如果剑界真的存在,还被黑暗神殿找到,地狱界的实力,必然会因此而暴增。这对本就不利于天庭的战争,将会造成巨大影响。总之,光明神殿绝不会被黑暗神殿吓退!”
“二位既然这么说,本座心中就有数了!”
火熱都市小說 萬古神帝笔趣-第三千零三十五章 論道讀書
风云霸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很坚定,道:“神舰沿夜叉族探查出来的路线继续前行。”
做为神灵和风族的贵客,张若尘在神舰上的居住之地,位于第三层,空间很大,环境雅致,种植有一株赤血麒麟果元会圣树。
吞服此果,能够迅速弥补修士的血气。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萬古神帝-第三千零三十五章 論道推薦
晴空剑王的院落,位于张若尘的旁边,中间隔着阵法禁制。
但这些禁制,挡不住张若尘的感知。
一连七天,张若尘都有留意晴空剑王的一举一动,发现这位活了两个元会的剑道大神很少闭关修炼,极有闲情雅致,每天都在照料花草。
“或许真的是我多虑了!”
在旭风神舰上,张若尘十分忌惮风云霸,即便在院中布置了掩人耳目的阵法,也不敢开启日晷。没有日晷的辅助,想要短时间内,将精神力提升到七十七阶,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这些天,倒是有不少神灵前来拜访。
第二天,风虚就来道歉。
商弘和伽临南曾来切磋剑道,倒不是挑衅,更像是一种试探。
显然天堂界对昆仑界的神灵,多少是有一些防范。
当然,来得最多的修士,还是风兮。她时常都会过来,与张若尘一起谈论道法,正好张若尘对风族的道家经典十分感兴趣,二人倒是聊得十分投机。
常常彻夜长谈,秉烛论道。
这一切,落入了风岩的眼里。
终于,风岩亲自前来拜访,走进院中,看着那株巨大的赤血麒麟果元会圣树,手掌在树干上抚摸,道:“道长可知,这赤血麒麟果圣树,最多只能渡过一次元会劫难?第二次元会劫降下,便会被雷电劈成焦木?”
张若尘感叹一声:“是吗?这么说来,这棵赤血麒麟果圣树已经活不了多久?”
风岩点了点头,道:“道长有二十万岁了吧?”
“不止!”张若尘道。
风岩假意想起了什么,道:“对啊!昆仑界曾开启日晷,道长在日晷下肯定修炼了几万年吧?”
“差不多。”
张若尘已知道他的来意。
风岩道:“岂不是说,道长很快就要渡第二次元会劫难?”
“快了!”张若尘道。
风岩面露遗憾的神情,道:“据说,修士只有修为达到太真境,才能渡过第二次元会劫难。道长有把握在元会劫难到来之前,踏入太真吗?”
“天下众神林立,可是大神却少之又少,无一不是一界霸主。”张若尘道。
风岩躬身向张若尘行了一礼,道:“还请道长莫怪,晚辈有一句话在心中已经许久。道长既然寿元无多,但我姐姐却才刚刚成神,未来前途无量,你们真的不合适。”
张若尘笑道:“岩小兄弟你多想了,贫道与兮道友只是道法上的交流,绝不可能有任何别的关系掺杂进去。”
风岩露出喜色,道:“有道长这话,晚辈就放心了!还请道长莫要怪罪晚辈的放肆。”
“贫道岂会?去吧!”
有口皆碑的小說 萬古神帝討論-第三千零三十五章 論道閲讀
张若尘挥了挥手。
风岩刚刚走出大门,仰面便是看见风兮,脸上的笑容随之僵住。
“跟我来吧!”
精华小說 萬古神帝討論-第三千零三十五章 論道分享
风兮神色冷静,但风岩却嗅到危险的气息。
远离张若尘居住的院落,来到一片散发星光的奇石园林,风兮停下脚步,道:“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有胆子管我的事?”
风岩道:“姐!青萍子修炼了快两个元会,依旧还是上位神,他的潜力已经到顶,没有大神之资。很快他就会陨落在元会劫难中,化为一具神骨,甚至连神骨都不会留下。到那时,你怎么办?现实就是这般残酷,神灵也会陨落。”
“我反对你们,真不是因为年龄上的差距,而是不希望你今后一直都活在遗憾之中。这么多年了,当初你说,不谈感情,只因神境之下的感情,就如火烛一般,短暂得无法持续到天明。现在踏入了神境,为何却要选择一个注定不可能相守的人?”
风岩知晓风兮做出了的决定,谁都改变不了,自己说的这些话,根本毫无作用,说不定还会将她激怒。
但,等待中的暴风骤雨没有到来。
风兮陷入了某种特殊的情绪之中,沉默许久,道:“你去吧,我想单独在这里冥思一会儿。”
……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萬古神帝 線上看-第三千零三十五章 論道展示
风岩的话,张若尘自然是一笑置之,但,破境之心,却变得更加急切。
此次黑暗大三角星域之行,出现的变数太多,简直高手如云。
暗处有无月、霜城魔、雨师、千横一竖等等一众强者,明处有商弘这样的视昆仑界神灵对敌人的对手。
甚至,现在还是友人的风族诸神,等他身份暴露,也会群起而攻之。
太危险了!
虽说张若尘还有暗棋,但,真正危险来临,毫无疑问自身的修为才最重要。
张若尘前去拜会风悬,请教更多的道门疑难。
风悬是风族中精修道法的神灵,与风云霸那种主修剑道和真理之道的神灵,略有一些不同。
听闻张若尘的来意,风悬便是笑道:“是因为岩儿的那番话,道友才这般急切想要突破到太真境?”
张若尘一怔,这事风悬怎么都知道了?
难道自己在院落中布置的阵法,连风悬的神念都挡不住?
风悬道:“刚才四哥找我过去,亲自与我谈过这事。”
张若尘恍然大悟,原来是风云霸。
原来风云霸也在暗暗关注此事,倒也不奇怪,毕竟风兮是她的女儿。
郁闷啊,完全莫须有的事,居然闹得人尽皆知了!
风悬脸上始终挂着笑容,道:“我是一点都不反对,我们修道之人,讲究情投意合,绝不勉强,也绝不凑合。一切随心!”
张若尘连忙道:“都误会了,没有的事。贫道是真想与悬道友探讨道法,共谋破太真之法。”
风悬慎重起来,毕竟他现在也是上位神大圆满的境界,距离太真只差一步。
张若尘的年龄和见识,虽然差了风悬很多,但在道法上,却积《先天道法》和《洛书》两家之长,两人所站的高度差距不大,比与风兮交谈上,更加深入。
“所谓太真,乃是神灵整理归纳修炼的所有各道,最终汇聚到主修的道之中。是如,在百枷境,修炼出来的圣意,是用剑道圣意和火之道圣意融合出的天火剑道圣意。”
“那么,踏入神境后,神灵就该主修天火剑神道,修炼出来的规则神纹,也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天火剑道神纹。”
“只有天火剑道神纹积累得足够多,占据绝对主导,才能量变到质变,一举破境到太真。”
“到了无量境,会变得更纯粹。据说,绝大多数无量境的神灵,体内都只有一种规则神纹,但只要心念一动,却能衍化出万千种规则神纹,也能轻松操控世间万道。一就是一万,一万就是一。”
风悬继续道:“做为纯粹的道法修士,我们却和他们有些不一样。道门讲究阴阳调和,道法自然。”
“所谓道法自然,就是自然而然,顺其自然。越是去强求,往往越是不可得。”
“想要阴阳调和却有些难,毕竟做为男人,我们本身的属性就是阳。想要不阴不阳,不偏不倚,调和自然,非一时之功。但,黑暗大三角星域对我们而言,却是一处破境的妙地。这里是世间少有的极阴之地,可以压制我们体内阳的属性。”
正在张若尘和风悬闭门长谈之时,外面一道悦耳的声音传来,道:“轩辕青拜见七公子!”
二人停下来。
风悬暗暗向张若尘传音,道:“此女非同小可,乃天尊之女,得罪不得。”
“昊天之女?”
张若尘讶然,道:“与轩辕涟什么关系?”
“乃是其妹。”
风悬已是起身,前去开门迎接。
张若尘更加惊讶,在这位轩辕青的身上,可是没有感应到与轩辕涟有什么相近的气息波动。两人竟是兄妹?
毕竟是天尊之女,他青萍子不过一个上位神,自然也得起身前去迎接。
轩辕青身上光明力量强大,白色神光刺目,只能看见一道美得令人窒息的虚影轮廓,纤长凹凸的曲线,任何神笔都无法勾勒出来。
“见过大神。”
张若尘和风悬齐齐行礼。
“二位无须多礼。”
轩辕青径直走了过去,天上洒落光雨,地上开出光明神花。
张若尘没有抬头看她,盯着地面晶莹剔透的光明神花,不想与这种级别的人物目光对碰,以免露出破绽,道:“既然大神是来拜会悬道友,贫道就先告辞!”
“青萍子道长莫要急着离开,其实我主要是想见你。”
轩辕青脚踩光明神花,已是走到张若尘面前,馨香扑鼻,白纱垂地,身上白色神光逐渐散去,显露出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