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第六百〇五章 奇怪的東西熱推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向坤需要我们的帮助。”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老夏这有些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杨真儿却一下兴奋激动了起来,脑子里一下子想象出了好几种不同战场、不同敌人、不同战况!
然后一切的念头汇聚成一个声音:果然不出我所料!
当然,具体所料的是什么,她暂时也没去细想。反正她知道,老夏这句话里的“帮助”,绝对不是“向坤现在缺钱我们赞助一点吧”、“向坤被人打了我们去帮手揍人”、“向坤失恋了心情抑郁我们去劝劝他”之类的“帮助”。
看看现在这车上的人,这个“阵容”。有小铃铛这个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小朋友,有小苹果这个还未满十八周岁的失明少女,有爱丽丝这么个和脆皮猪肘一样半真半幻的异次元“小精灵”,还有她这么个漂亮可爱又聪明但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
在爱丽丝现身,在她们这一车人齐聚的时候,老夏说的那话,肯定代表了符合她猜想的那种情况!
新世界的大门已经向她打开,虽然还不知道她到底能帮上什么忙,她的那个制造幻象的能力有什么用,但既然老夏说向大厨需要她们的帮助,那她就肯定有用!
“杨真儿时刻”终于要来临了!
不仅是杨真儿,小苹果同样是表情凝重,眼神中带着紧张、兴奋和压抑不住的期待。
很早以前她就意识到向坤的非同一般了,不过那个时候,她的猜测是:向叔叔是这个世界与另外一个世界之间的通道,她可以通过向叔叔送的一些物件、教的一些方法,与另一个世界的生物沟通,请它们帮忙,让它们在这个世界现身。
但现在,随着她和爱丽丝的联系愈加紧密、愈加默契,随着她和小铃铛的关系愈加亲密,随着她对小萝卜、金闪闪、蛋黄派的更多了解,随着越来越多的真相被有意无意地摆在她的面前,她也进一步地修正了自己的判断。
现在她知道,向叔叔不单是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的通道,不单是她们和那些其他世界生物之间沟通的桥梁,同时也是那些生物、那些存在、甚至是那个世界的老大!
小苹果也很清楚自己的非凡之处,现在的她虽然还是没法像普通人那样“看”到东西,“正常”视物,但实际上现在普通人能看到的,她也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她同样也能“看”到,她能感知到的范围、她能探索的领域,早就已经超越了正常人类的范畴。
更不用说,她借助金闪闪的感官联系、她借助爱丽丝各种感知获取,以及那和些存在于另外一个维、另外一个世界的生物进行沟通,并且召唤它们阻止犯罪的能力了。
她甚至能够感知到一定范围内,所有水的运动状态。
现在的小苹果,早已没有了曾经的自卑,她甚至有了“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念头,暗地里也没少自己YY带领诸多另个世界的召唤小生物、大生物,和邪恶势力、犯罪分子战斗的场面。
当然,因为向叔叔的多次交代,稳妥起见,她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连父亲都不敢透露。
只有在崇云村,和老夏、小铃铛她们在一起时,她才能尽情地放飞自我,不用藏着掖着。
而现在,听到老夏的那句话,她知道,可能战斗的时刻要到来了!
她终于要能尽情地使用自己的能力了!
或者,那另一个世界的大门将要洞开,那八臂八眼的巨人将会真正地莅临这个世界,惩戒罪恶,就像在当初在那湖边,又或是在孟塔米拉一样。
小苹果激动得两拳紧握,眼睛放光。
至于和她一样坐在第二排的刘诗铃,在听到老夏那句话后,眉毛一拧,第一反应是抬手去摸自己的后领,摸了个空后,想起来,她今天没有穿带兜帽的衣服,现在也没有老仙姐姐给“赐”的叮铃铃魔法袍。
于是她挠了挠头,从座位上下来,扒拉着前面驾驶座的靠背,看着老夏说道:“烤鸡翅姐姐,我准备好啦!但是我还有三天就要开学了,我们要抓紧时间!”
“说吧,老夏,向坤需要我们做什么?”杨真儿也开口道:“我年纪最大,危险的任务先交给我!”仿佛已经认定她们是要去做什么打怪兽、和恶势力作斗争之类的危险任务了。
看着车厢里几个人群情振奋的状态,夏离冰点了点头,留下一句:“这几天都早点睡觉。”然后便先打开车门下去了。
杨真儿、刘诗铃、小苹果面面相觑,然后一起把目光投向爱丽丝。
爱丽丝直接在座位上站起来,然后脑袋撞了一下顶棚,只好蹲了下来,抱着膝盖对她们说道:“放心吧!老板很快就会回来的!不用怕!我们是无敌的!”
话一说完,爱丽丝便直接崩解消散,吓了杨真儿一跳。
这时候,GL8的侧滑门被老夏打开。
小苹果和小胖妞先下车,杨真儿跟下来后,忍不住问道:“早点睡觉是什么意思?难道任务的时间是清晨?哎呀,老夏,给点提示呀!”
夏离冰把车门拉上,回身看她,想了想,说道:“发挥想象力。”
“啊?!”
夏离冰却是不再说话,带着果、妞往院子里走去。
杨真儿却是知道,老夏的那句话不会是什么简单的调侃,肯定是有意义的,不然根本不会说。
可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皱眉思考了几秒钟,杨真儿的肚子忽然咕~地叫了一声,她皱眉揉了揉肚子:“好饿……奇怪,午饭吃完才过去没多久啊,虽然我在包厢里的时候光顾着想爱丽丝的事了,吃的不多,但好歹吃了那么大一块脆皮猪肘吧,后来回来的路上还吃了冰淇淋……啊对,它们是爱丽丝变的,吃下去就没有了,我去!饿死我了!老夏,帮我煮碗面!”
……
澳洲新南威尔士州首府,一段昏暗恶臭的地铁通道内,一名高大的华裔男子,带着两名华裔女子在缓步前行着。
“这边的地铁站1960年就建好了,到现在已经有60年的历史了,所以这么破。这里经常都会有怪事发生,我跟你们说的那个事,已经不算是什么诡异的了,据说以前还有人在这边见过美人鱼。”走在前面的华裔年轻男子拿着手电,一边前进一边说道。
“美人鱼?是海里的那种吗?”较纤瘦高挑的女孩问道。
这女孩名叫叶子君,在今年三月份和父母于缅国旅游城市孟塔米拉受到暴徒袭击,又为突然跨空而来的“八臂八眼巨人幻象”所救。回国后,她便辞去了工作,然后准备做一个有关那“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的纪录片,到处去采访那天晚上在孟塔米拉见过那幻象的游客。
最开始的时候,她主要是在国内采访那天在孟塔米拉的国内游客,而后又返回孟塔米拉,采访了一些当地人,接下来则采访一些有看到八臂八眼幻象的非华人外国游客。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線上看-第六百〇五章 奇怪的東西展示
采访的过程其实非常顺利,在知道她也是那天晚上“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的见证者,特别是听了她的心理变化和感想后,被采访的人不论是华人、缅人,还是其他国家的人,都会非常热情地接待她,对她的采访有求必应。
有一段时间,有两名自称是记者的男人想加入她的纪录片拍摄计划,还能给她找赞助、找资金,她很高兴地答应了,毕竟她是个新人,之前顶多是拍点vlog之类的,做访谈、拍纪录片根本没有经验,自己一个人也很吃力,加上花的是之前工作的积蓄,也要各种抠抠搜搜,困难很多。现在有专业的人帮忙,带她入门,她自然乐意。
但很快她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这两个人好像在借着她和那些“八臂八眼巨人幻象”亲历者的良好关系,借机在问一些跟她的纪录片主题无关的奇怪问题,似乎在调查什么事情。
这引起了叶子君的怀疑,于是她准备找借口和两人分开。不过没想到的是,他们俩却主动提出了有其他采访任务,要离开,而且还给她安排了他们的媒体平台联络人对接,称会继续给她提供资金支持和后续的制作帮助,让她去请一到两名助手同行,会报销相关的费用。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第六百〇五章 奇怪的東西
叶子君在缅国的时候,是找那位当初救了她的缅国少年貌强做助理和向导,后来回到国内,又找了一位助理,然后一起到欧洲,又到澳洲来采访。
她的助理小丁,便是现在拿着相机走在后面的卷发女孩。
那女孩穿着工装卡其裤、牛仔外套,一头齐耳卷发染成了粉红色,身材较丰腴,做事很利落,拍摄什么的也很专业,并且还能说一口还算可以的英文,日文也能基本沟通,一段时间的配合下来,叶子君非常地满意,合作很愉快。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神行漢堡-第六百〇五章 奇怪的東西推薦
小丁之前是和一个做直播的网红妹纸合作,做些户外探险、体验灵异事件的视频和直播,当然,表面上说的都是旅拍、正常的旅游体验直播什么的。
不过后来有一次,她和那妹纸遇到了真正的“灵异事件”,那之后,她的搭档被吓到了,不再做这类型的直播,而是去了一家酒吧上班,但她却坚定了继续拍摄相关内容的信念。
遇到叶子君之前,小丁也正打算自己去探寻和拍摄孟塔米拉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的背后故事。
優秀言情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愛下-第六百〇五章 奇怪的東西分享
对她来说,给叶子君当助理,哪怕一分钱都没有,她也愿意,因为这本来也是她想要做的事情。
这次她们俩到澳洲来,是要采访几个之前也在孟塔米拉见过八臂八眼巨人幻象的人,另外他们还联系了一个本地的留学生做翻译和向导。
前天她们完成了采访,那留学生,也就是现在走在前面的那个华裔男生,说出了一个发生在地铁废弃通道里的怪异事件,却是吸引了她们的注意,于是决定也过来探一探,拍一段视频,说不定能有什么意外之喜。
走在前面的华裔男生笑道:“不是海里的美人鱼,一点都不漂亮,而且有四条腿,很可怕的。”
“估计是看到什么大蜥蜴了吧?”叶子君说道。
之前她和小丁在一名受访者家里的时候,就在她家院子外看到了一只一米多快两米长的大蜥蜴爬过,当时吓的差点没叫出声。
“或许吧。”华裔男生笑道。
没多久,他用手电的光线晃了一下前方通道旁边的一个小门,说道:“到了,就在那。”
叶子君和小丁对视一眼,精神一振,快步跟上。
华裔男生推开门后,直接走了进去,里面是个狭长通道,走了一段后,又打开一扇门,是个比较宽阔的房间,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旁边可以看到一些裸露的管道,四处都是恶臭腐朽的味道,让叶子君忍不住拉起衣领遮鼻。
“你说就是在这里听到了有人在哭的声音,还有各种奇怪的动静?”叶子君问道,“现在没有什么哭声啊,也没有听到什么动静,是还没到地方吗?”
前面的华裔男生忽然停住了脚步,关掉了手电,声音变得有些发颤:“你们就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奇怪的东西?”叶子君松开拉着衣领的手,一手拿着手电照着前方男生的后背,一手伸进口袋握住了电击器——虽然经过几天的相处,她和小丁都比较相信这个华裔男生,觉得他说话做事还是比较靠谱的。但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她和小丁都有做了一些预案,包括自卫,包括遇险的时候通知其他人相救。
“对,奇怪的东西。”华裔男生说着,转过了身,声音冷漠:“比如说我。”
叶子君的手电和小丁拿着的相机拍摄平台上挂载的灯光,同时照到了华裔男生的脸。
那张脸上,竟然张出了一个个小蘑菇,漆黑的眼眶中,有些像是苔藓模样的东西在不断地延伸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