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想留下來 線上看-三百三十二看書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安抚好周珊妈妈的情绪,我回到卧室。萧邦侧着身子,假作睡着。“我知道你没睡着,聊聊?”我轻声问。许久,他都没有理我。“不聊的话,那我可要睡了?”我再次发声问。
“以后往家里领人,能不能事先跟我说一声?”他转过身。
“小心眼儿!”
“睡觉!”
“睡觉就睡觉!”他憋着气,我也带着气。
怎么就不能回到曾经那种快乐、简单又美好的生活里了呢?像个孩子一样,简单点,少些计较,不好吗?
我睡不着,身子在被窝里扭来扭去,原来周珊,是个心里藏得住事情的人。
我与她,认识大概有两三年了吧!她从未在我面前提起过她的身世,想必,她也不会跟其他人说。
清晨,最先叫醒我的不是闹钟,不是一缕阳光,而是周珊爸爸早起洗漱的声响,他在家大概也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哎呀,我说你小点声音啊,这又不是在自己家,你这么叮叮咣咣的,人家一家三口还要不要睡觉了?”周珊的妈妈,在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的丈夫。
“我就是个粗人,我已经尽量让自己小点声了,可是,那也不能一点声音都没有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来这家偷东西的贼呢!”
“就你?是当贼的料吗?”
“我是当过兵的,我就算饿死,也不能干偷鸡摸狗给军人脸上抹黑的行当!”
“早啊,叔叔阿姨!”
“早上好,丫头啊,是不是我们俩把你吵醒了?”
“没有没有,我一般也是这个点醒,那个你们先洗漱,我去给你们简单弄些早餐。”
“不用!”周珊妈妈急忙阻止,“奥,我是说不用麻烦了你了,我们等下就去珊珊那儿。她昨晚恐怕就没吃,今早啊,我想着给她做些吃的,我们陪着她一起吃,不然啊,这孩子,哎!”
“那也行,等我收拾好,我也过去。”
周珊的父母急匆匆的洗漱完,就出门了。大门刚关上,萧邦就从卧室走出来,他阴着脸,“一大早,吵死了!周末睡个懒觉,都睡不成!”他往洗手间去。“这马桶,用过了也不知道冲一下啊!”
“妈妈!妈妈!你在哪里呀?”小宝在卧室喊我。萧邦在洗手间絮叨。我在厨房忙着早餐。不知是心情不好还是手生疏了,煎蛋糊了,“该死!”我骂道。“哎!”
“爸爸妈妈?我醒了!”小宝又大喊。
“儿子喊你,你是聋了吗?”萧邦从洗手间出来,到我跟前。
“你不也一样啊!有什么资格说我?”我用锅铲铲着烧焦的煎蛋。厨房里、客厅里弥漫着一股子烧焦味。
“爸爸,妈妈做的什么啊?好难闻!”萧邦给小宝整理衣服,小宝坐在床边,问他。
“嘘!你妈今天抽风,咱们小心点,别惹她。”
“什么是抽风?”
“就是犯神经病。”
“奥,那生病了为什么不去医院?”
“医院治不了,得她自己慢慢好。”
“那好吧,可是我早上吃什么呀?”
“爸爸带你出去吃。”
“谢谢爸爸,你是最好的爸爸!”说着,小宝亲了亲萧邦的额头。
我承认,我也不喜欢家里有太多人。要不是一大早肚子里憋着屎和尿去煎蛋,蛋也不会糊掉。清洗好锅具,我去洗漱,等我回到卧室,小宝和萧邦早就没了踪迹。“你们去哪了?”我打电话。
“今天我俩出去嗨玩,你去悠悠家吧,自己解决一日三餐。”
“出门都不告诉我一声啊?你们俩真是!”
“妈妈,爸爸刚才给我买了小米粥和荷包蛋,还有一个大饼。”小宝大声说。
“那今天跟爸爸好好玩,晚上回来,妈妈再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好的妈妈,我先挂电话喽,你不要想我哦,也不要想你的老公哦,我们晚上就回来了。”
我挂了电话,换了衣服,坐在餐桌前,吃起小宝的小饼干,又喝了一杯牛奶。
周珊家,只有她爸妈和她。“你公婆、你老公和悠悠呢?”
“哼!他们一家子,当然是出去浪了!”周珊的爸爸生气道。
周珊的妈妈正端着一碗清汤面,一口一口的喂卧床的周珊吃。周珊的眼睛,红肿。昨天流泪太多,今天红肿,正常。她比昨天,看上去,气色有所好转。女人在身体或者心里受了巨大创伤时,最应该服侍她的人,一定是她心里最喜欢的为好。这样,她恢复起来,才快。
“妈妈,我饱了。”周珊看着她的妈妈。“你和爸爸去吃吧,我跟温贝聊会儿天。”
“吃这么一点点就饱了?再吃点面,喝点汤,身体暖起来,心情也会变好,来,”说着,周珊的妈妈又夹起一些面往周珊嘴巴边送去。不知怎的,周珊突然又哭起来,她低垂着头,身体一抽一抽的。“不要难过了,女儿,爸妈都在这呢,你放心,我们一定不再让你受委屈。来,乖,不难受了啊!”周珊的妈妈将碗筷放在床头柜上,她凑近周珊,搂抱着她。
“你放心,妞,爸爸就算是砸锅卖铁,也一定找个好律师帮你将悠悠的抚养权争取过来。咱们啊,好好调理身子,不想这些破事儿!”周珊的爸爸开口说。“那什么,咱们去吃饭,让俩姑娘说会儿话。对了丫头,”他转身看向我,“你吃早饭了吗?”
“我吃过了,叔叔。”
“可别客气,再一起吃点吧?”
“不用了,你们去吃饭吧,我来陪着她。”我笑着对周珊的父母说。她的父母先后离开卧室,轻轻将房门关上。我走到周珊跟前。“温贝,你快坐,”周珊指着床边。
“怎么样?睡一觉,有没有感觉好些?”
“昨晚,我没睡。”
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三十二展示
“为什么?”
“睡不着,也不想睡。可能是白天睡得太多了,昨晚失眠。”她看着我,“我昨晚一个人,想了很多,关于我跟他和他家的事。”
“你,当真要离?”
“离。这样的家庭,那样的婆婆和老公,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