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大國名廚-第1225章 吃一口傾家蕩產的帝王雞!相伴

大國名廚
小說推薦大國名廚大国名厨
普利策选择的菜品,主材来自法国人尽皆知的布雷斯鸡!
布雷斯鸡产自于法国东部布雷斯地区,鸡冠鲜红,羽毛雪白,脚爪钢蓝,与法国国旗同色,被誉为法国的“国鸡”。
由于布雷斯鸡坚持自然养殖,成本极高,每年总共生产150万只。
一般的法国家庭也只有在每年特殊的节日才舍得食用,所以布雷斯鸡也被形容为“吃一口倾家荡产”的帝王鸡。
布雷斯鸡的饲养要求极其严格,饲养小鸡时,鸡舍内不能有其他不同的品种,每次不能养超过500只,而且场内还要有保温设备,以保证每只小鸡的活动空间不能少于1平方米。
当布雷斯鸡长至5周大还要进行草地放养,让它们在草地上自由自在地生长。
近乎苛刻的要求,保证了布雷斯鸡的品质。
因此从食材的档次来看,普利策选择的布雷斯鸡完全媲美跟桑德拉选用的朗德鹅肝。
普利策的刀具没那么华丽,看上去小巧锋利,他的手速很快,一只鸡在刀光掠影之中,被切割成了很多块,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对鸡的皮没有损伤。
“这就是师父的真正实力吗?刀速实在太快了,我刚才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将布雷斯鸡给处理完毕了。”
“比起桑德拉的刀工,虽然没有那么花哨,但在行家的眼中,师父的刀工大巧若拙,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布雷斯鸡有很多种做法,普利策采用的是最经典的法餐做法,酥皮焗布雷斯鸡汤。
当作品出锅的瞬间,外面看上去是酥皮。
普利策在酥皮的外面撒上细碎的粉末,再搭配上鱼子酱、西兰花。
两个人几乎同时完成作品,五名评委观察两道菜。
有人选择品尝桑德拉的“浮雕森林”,也有人选择品尝普利策的酥皮焗布雷斯鸡汤。
亨特拉尔用勺子轻轻地敲了一下鸡块外面的一层酥皮,鸡汤的香气即刻传入鼻腔,香脆酥皮将鸡汤的味道、精华锁住。
亨特拉尔发现酥皮比想象中要更加厚实一些,他将酥皮放入口中,眼中露出惊讶之色,原来外层的酥皮以细密的鸡丝作馅,是不可多得的精华。
酥皮一部分泡汤,一部分干吃,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口味。
普利策将这种经典的美食,做到了一种极致,无论是鸡汤还是酥皮,都让人感觉难以超越。
“哎呀,我也怀念布雷斯鸡的美味了。关键是普利策亲手烹饪出来的,味道肯定更不同凡响。”
“评委们都吃得好认真啊!明明中午我吃了很多,但现在感觉特别饿!”
亨特拉尔品尝完两个人的作品,久久不语,再观察其他人,跟自己的反应一样,都在回味这两道惊世骇俗的杰作。
布雷斯鸡被誉为王者之禽,肌肉纤维细小,肉汁渗透进每一寸肌理,有种入口即化的口感。
浮雕森林——鹅肝有三种口感,外面一层是冰激凌口感,中间一层是烧烤的焦脆,里面一层是入口即化的脂肪香气。
见评委们暂时没有决议,普利策团队的成员知道桑德拉的实力不俗,开始议论纷纷。
優秀都市小说 大國名廚笔趣-第1225章 吃一口傾家蕩產的帝王雞!讀書
“桑德拉真的很强,竟然让评委们为难了。”
“桑德拉即使输给了师父,也得到我们的尊重。”
“我怎么有不好的预感,师父不会真的输给桑德拉吧?”
评委们相互交流一番,最终由亨特拉尔公布五人集体商议的结果。
“我曾经参加过很多烹饪大赛的评委工作,不同的大赛有不同的评分标准,以博古斯世界烹饪大会为例,就分为青年赛和厨王赛两个不同的类型。青年赛的评分标准以创意为主要标准,而厨王赛则以厚重为首要标准。单以创意而言,必须得承认桑德拉更胜一筹,这道菜不仅保留了食材原来的口感,还增加了许多让人意想不到的创意,尤其冷、焦、温,三种热度,必须对火候控制到极致。
而普利策的作品,将布雷斯鸡的优势发挥到极致,关键是也有很多新意融于其中。
而且,里面的创意更加高级,尤其对我们这些品尝过无数种布雷斯鸡做法的老饕,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如果今天的评委是五名四十岁以下的美食家,相信桑德拉会占据一定的优势,但今天的评委大多都是六十岁以上,我们更喜欢布雷斯鸡带来的美妙体验。
厨师烹饪美食,最重要的一点是,了解客户的需求。 这一点是很多厨师都了解的基本常识,但也是最难做到的一点。
所以我们最终给出的答案,普利策以微弱的优势,赢得了这场比试。”
普利策团队的所有成员都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砸馆小王子”差点就砸馆成功了。
桑德拉面沉如水,这时候才用勺子尝试了一下面前的那道布雷斯鸡。
软绵滑弹的口感就立刻充满口腔,浓郁的鸡肉的味道,醇厚鲜美的滋味夹杂着阿登火腿腌制过的独特味道,增加了几分风情。
鸡汤的滋味浓郁细腻,澄清的汤汁,鸡肉的精华浓缩其中,醇美动人,既滋润又没有油腻的感觉。
桑德拉对自己的作品很有自信,尽管普利策的作品很惊艳,但自己的作品,绝对不亚于对方。
对评委们的结论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桑德拉并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
至于普利策早就品尝过桑德拉的作品,不用牙齿咬,内外三层,自动在嘴里慢慢化开,嫩滑的感觉似乎还停留在嘴里,鹅肝的馥郁已经通过喉管到达了胃里。
“必须承认,你烹饪的这道菜,让我感觉到了震撼。”桑德拉笑了笑。
普利策道:“刚才评委们的观点很明确,你并没有输,只是我更懂评委的口味和爱好。”
桑德拉摇头,“输就是输,没什么好争论的。我承认,你拥有和乔智同台竞技的实力。”
桑德拉还真有意思!
桑德拉是一匹独狼,既然比赛已经结束,就毫不犹豫地离开。
普利策轻轻地叹了口气,能在桑德拉这么优秀的年轻人心中种了心魔,乔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对手。
桑德拉通过这场比赛,告诉了普利策,自己对手的比赛风格,应该是那种万般变化、不可捉摸的新意。
普利策轻松一笑,吩咐徒弟们开始工作,仿佛桑德拉从未出现过。
桑德拉如果认为创意是自己的短板,那就大错特错了。
普利策对乔智很重视,但他并不是自己踏上龙榜的最大障碍。
其他几个赛区的选手都不容小觑。
华夏还有一个老牌的厨师叶红雷,也试图通过此次大赛冲击龙榜,他也是自己强劲的对手。
……
树荫下方碧绿的草地上,叶子上泛着柔和的翠色光芒,不远处的湖面上泛着一叶扁舟,略显杂乱的岸边,柳树上传来蝉鸣,石缝间的蒲公英光秃秃只剩下根茎,一阵风吹过,掠起了陶茹雪的裙摆,她下意识地压住裙角,从便当盒里取出炸鸡块,蘸了番茄酱,递给右手边的君成。
天空蔚蓝无云,无数只形状造型各异的风筝,将天空点缀成了色彩斑斓的油画。
她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大男孩和小女孩的身影,大男孩手里拖着一根风筝线,小女孩拍着手掌,发出银铃般脆笑,跟随着大男孩奔跑。
乔智变成了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开始改变,将更多的时间用来陪自己和孩子。
当然,陶茹雪也知道乔智是为了弥补即将到来的离别。
乔智还有半个月就要前往里昂参加世界烹饪大赛的决赛,这场比赛因为乔智的缘故,被国内很多人得知,有一家网络电视平台已经拿到了直播权,上周开始提前预热宣传。
至于像沐晓、吕懿、向晚林等娱乐圈的好友,也开始在各大平台公开声援乔智。
很难想像一个厨师会被众星捧月,因为一个人改变了一个行业,这种事情确实发生在了生活当中。
讽刺的是,陶茹雪知道乔智的真正心理,他一点都不想变成众所关注的焦点,否则他也不会绞尽脑汁、挖空心思,想要在数千公里之外的海岛建造一个避世的小窝。
乔智和兮兮跑累了,将风筝收起来,将兮兮骑在肩膀上,来到了野餐垫上,兮兮准备用手去拿炸鸡块,被乔智拦住,用湿纸巾小心翼翼地擦拭干净,笑着说道:“现在可以吃了!”
陶茹雪见女儿吃得很开心,将右肩倚在乔智的怀里,“我想好了,等你从法国回来,我就辞职,以后你到哪儿,我都跟着。”
乔智没好气地白了陶茹雪一眼,“让你放弃自己的事业?我可没那个魅力。不过,我答应你,等法国回来,我会减少出差的次数,将工作上的事情,慢慢交给职业经理人。”
陶茹雪笑问:“理由?”
乔智沉默数秒,轻声道:“钱赚得够多,是时候该享受生活了。这样说会不会显得我太没出息。换个理由……”
乔智的表情变得异常严肃!
“我觉得要将精力放在好好教育下一代,咱俩这辈子算是定型了,但兮兮和君成还有很强的可塑造性,我们要好好引导、投资他们,让他们成为比我们更优秀的人。等有一天咱们老了,他们有能力给咱们养老送终。”
“……”
陶茹雪沉默许久,忍俊不已,啐道,“你这理由更没出息!”
望着云卷云舒,乔智神游物外,愉快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自己即将踏上新的征程。
那个乖徒孙桑德拉,跟普利策的交锋已经完毕。
他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