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lx2g精彩絕倫的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笔趣-第二百九十三章:入學培訓分享-nz811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楚子航是大概半小时后到的,孔雀邸离八宝山的距离正常车程肯定不止这么点时间,也不知道一路上连闯了多少个红灯抄了多少近路才能提前这么早抵达目的地的。
小 醫 仙
叶琉璃东方洌 慕容澜澜
Panamera刹车停在灰矮小楼前,制动卡钳死死夹住了刹车盘,急停的轮胎在煤渣满地的地面上摩擦弹起大片的黑屑,车门拉开后轿车甚至没有熄火,男孩就从里面走了出来,抬头一眼就看见了灰白矮楼下台阶前坐着的林年。
天上的雨已经停了,但地上还有些积水,楚子航踩碎了倒影着灰白天空的水洼,快步走到了林年的面前,却发现对方正在低头思考着什么看也没看他,只是在他一旁的台阶上放着一张照片和一把生锈的黄铜钥匙上面标记着062的记号。
只是第一眼,楚子航就被照片给吸引住了,他弯腰捡起了那张照片,微湿的额发下眸子里有些波动,像是有鸟雀跃过了镜湖,在中央的水心里点上了一圈涟漪,波纹慢而执着地向着远处荡去,无声又寂静。
工厂废墟里响起了乌鸦的叫声,食腐的动物出现在这里真是让人惊讶不起来,它站在枯枝的老树上啄着黑色的羽毛,像是泣血的鲜红瞳眸倒影着矮楼前的大男孩,可能是以为他站得太久没有动弹了,它才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以为他要死了,今天终于可以饱餐一顿。
生要同衾,死亦同穴
林年终于停止了沉默的思考,他抓起了地上的那把钥匙递向了楚子航,却没有抬头看他,只是在他要拿走钥匙的时候又忽然捏紧握住了钥匙,对上他的视线时才开口打破了这份寂静:“很多人都不了解他,也不了解混血种,可其实我们这些人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懵懂的生下来,再懵懂的去爱,直到我们长大,选择离开。”
楚子航安静地听完了他的话,从他的手心中拿过了钥匙,和那张照片放在了一起,手指贴住的地方是男人留下的潦草字迹,在看到它们的时候,每一个字都像是跃过他静的像冰一样的眼眸,在他心里划下一道又一道笔画。
他当然不会哭,因为这是男人对他的嘱咐,只是那十个字在心脏上划出浅浅的裂缝,里面会止不住的流出一些苦涩的液体来,随着每一次搏动的心跳传输到血管里,让这份酸楚传递到全身上下每一处地方。
林年收回了手直视着楚子航很久,看着那份故作坚强到了最后,轻轻地笑了:“好像真的长大了似的…去找楚天骄吧,他把他的一切都留在了那间地下室里。”
说完,他站起身拍了拍风衣的尾摆,从台阶上走了下去,顶着黯淡的天光和乌鸦振翅的羽翼声徒步离开了矮楼,在他的背后楚子航冲进了那栋矮楼,头也不回,就像那个雨夜里背身逃跑,只不过这次他却是以同样的速度奔向了那个男人曾经的背影。
十年一刻 浅鸢阿花
林年从panamera旁经过,熄掉了引擎关上了车门,坐在了前引擎盖上,那个男孩今天真的太需要一点单独的空间和时间了…父亲这种东西永远都会带领着孩子成长,曾经是他在那个暴雨夜帮助楚子航揭开了真实世界的一个角落,这种事情总得有始有终,没有谁比他有资格带着这个男孩接下那沉重而满怀宿命的一切了。
一滴雨水滴落到了林年的侧脸上,坐在车盖上的他伸手抹去了水滴,抬头看向天空。
雨终于又开始下了,乌鸦振翅高飞。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可能更久,直到天色昏暗,城市里亮起了霓虹与街灯,八宝山陷入死寂的黑暗。
停在灰矮小楼前的Panamera头灯切开了夜色,坐在驾驶座上的林年身旁的门被拉开了,他单手握住方向盘侧头示意了一下副驾驶对身边沉默的男孩说:“你休息一下,我开车吧。”
关上车门,楚子航上了副驾驶,值得一提的是他空手而来,离开的时候却带着一个银色的箱子,林年只是看了一眼就放下了手刹,预热好的引擎发出低吼声,panamera带着两人一起驶向八宝山外。
黑暗中沉重的车身压过地上的煤渣发出细碎的异响声,像是密林里踩碎枝丫灌木的独行猛虎,鱼眼大灯下前行的道路笔直通畅。林年单手握着方向盘,左手手肘微微倚靠在车窗与门框的夹缝里,握拳撑着脸颊,视线平淡地看着玻璃外的路况。
车内的车载DVD被暂停掉了,谁也没有说话,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里面东西看了吗。”先开口的是林年,打破了车内的沉默。
“地下室还是…”楚子航的声音有些干涸,有些闷,让人觉得他胸腔被什么东西堵着,像是塞死的水管,即使他的脸上还是那么的静,他是一个不善表达的人,但敏锐地人会从他的各方各面共情到他的情绪。
“箱子。”林年说,“想哭的话哭出来比较好,我们不是在拍什么男儿流血不流泪的硬汉剧。”
“对不起。”楚子航轻声说,他觉得抱歉是因为认为自己的情绪影响到身边的人了。
三国风雷传 山阴道上人006
“不用跟我说对不起,要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执行部的人。”林年视线余光瞥在了楚子航放在面前脚下的银色箱子,“我走的时候没有锁箱子,你应该看过了里面,也知道你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尼德霍格。”楚子航说,“那是他的目标吗?”
“是我们所有人的目标。”林年说,panamera从路口斜插着剑一样插进了车流来往的公路中,不少司机惊慌暴躁地按响了喇叭,但依旧阻止不了这只暗蓝色的怪兽横冲直撞地将他们的路线切得七零八落,强行挤进了流水之中。
“他是混血种。”
“所以你也是。”
“尼德霍格是北欧神话里啃噬世界树的黑龙。”
“我们的目的是杀掉祂,或者说是阻止祂的归来。”
“所以我们的任务是…”
诗与刀 祝家大郎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屠龙。”林年说,他把刹车踩到了底。
就该是这样,他们的对话不该有太多的儿女情长,旧事故人。男人说要看向远方,在他们的前面伫立着的,就算上一辈人尚未了结的宏大宿命,新一代的年轻人们该披上父辈的遗愿,揣上烫手炙热的武器,了结这段冗长的、悲剧的,困死太多、太多英雄豪杰们的命运了。
Panamera持续加速,楚子航一时间被推背感压到了椅子上身边的一切都飞逝而过,他扭头看向窗外却发现道路上的汽车宛如蜗牛一样凝滞在原地不动,而他们就像是静止中的蓝色幽灵,超车、加速、切入、利落干净地把这些车辆甩在了后面。
林年的眼中荡漾着片缕金意,把时间零放在飙车上或许有些大材小用,但他今天的心情就像飙车,所以他不介意拿着这辆大玩具好好地玩一玩…或许只有这样他这个开车新手才能在把油门踩到底的情况下不会发生车毁人亡的意外。
滨海城市不缺有钱人,有钱人们最爱的运动正是晚上出来飙车,他们开车顶级的驰骋在夜晚的公路上,正准备发出肾上腺素分泌产生的欢呼时,车旁以一个匪夷所思速度飞驰过去的蓝色魅影就将他们所有的声音压进了肚子里。
简直像是一颗亚音速炮弹发射在了城市公路上,Panamera_250km/h的车速在最低阶时间零的加持下几乎瞬间超越了法拉利、兰博基尼之流的超级跑车,在林年的眼中,这些为了速度而生的好车简直就像是小孩子在踏加了辅助轮的幼儿自行车,豪车车主们甚至看不见panamera的车型和车牌,红色的尾灯就消失在了街道的尽头。
车上楚子航看向窗外的景观,他想起了练车时教官吹嘘曾经当赛车手的经历,他说在车速到达一定极限时,你再看窗外拉成流光的城市霓虹和街灯,会有产生一种被从这个世界里独立出去的错觉,恍惚之间好像伸手就能摸到时间的缝隙,去与过去的遗憾和美好相触…真是令人感性而悲伤的一幕。
引擎的咆哮之间,楚子航轻轻拭去了眼底下的感伤,看向了身边造就这疯狂的一切的林年,对方甚至还是单手开车的,手里端着一杯没喝完的威士忌…酒驾是要被吊销驾照的,但他忽然又想起这个男孩好像压根就没有驾照。
但今晚好像什么都无所谓了,这么特殊的夜晚做一些疯狂的事情也未尝不可,于是他也从插槽里取出了新开的威士忌,在给自己准备的空杯子里倒了那么一点烈酒,就像曾经那个男人做过的一样,他也走上了男人走过的路,他们在时速约近500km/h的车上碰杯,就像在缅怀同样驰骋过在这条路上曾经的那个男人的过去。
“欢迎加入混血种的世界。”烈酒入喉,林年对他说。(开车禁止饮酒,除非你‘S’级血统千杯不醉)
“他曾经也是这样的?”尽管看过了那间充斥着男人气息的地下室,楚子航还是忍不住轻声问。
“你是指开好车,和喝烈酒吗?不是每一个混血种都有这样的兴趣爱好,但如果是他的话,做过的事情应该比我们现在正在做的更胜一筹吧?”林年一饮而尽杯中烈酒,把方杯放在一旁。
楚子航把杯子拿走了没有继续给他添酒,他不大清楚男孩的酒量害怕他真的喝醉了…可他的担心其实是多余的,就算是烈性的麻醉药林年都可以通过刹那加速新陈代谢挥发掉,酒精想要麻醉他实在太难了。
“我以为你会质问我这个世界上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龙族’存在。”林年说,“但你没有,你现在大概只想更多一些了解那个男人曾经的生活吧?”
“你刚才提到了执行部?他是卡塞尔学院的人?”楚子航问。
“可能,就我所知执行部的真实成员很多,不仅仅只限于学校毕业的学生,他们从天南地北寻找有资质的人进行培养和使用,可能你的爸爸也是一个被执行部找到,并且收编的人。”林年说,“他的血统等级是‘S’级,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跟一个普通的女人结婚生子,还能诞下能达到‘B’级血统的你…混血种和普通人类的结合是会稀释血统的,秘党一向推崇体制内的人婚配以保证血统的优良性,从而稳定诞生优秀的屠龙预备役。”
“就像种马势必要诞生具有优良价值的后代。”楚子航说。
“像是你爸爸那样的超级混血种,理应该是被拉去跟同样优秀的混血种世家的千金大小姐配对的,但很可惜他是个特立独行的人,所以有了你。”
“‘B’级和‘S’级的差距很大么。”
萌 妻 甜蜜 蜜 厲 少 放肆 寵
“你真的看不出来吗?”林年不想回答这个残酷的问题。
红楼之熊孩子贾琮 金子曰
楚子航有感转头,发现就他们说话的时间他们几乎快要到达目的地丽晶酒店了,他连闯红灯抄近路半小时的路程赶到,林年现在只花了不到十分钟…他能加速整辆轿车,未必不能加速一颗子弹,这还只是‘S’级的冰山一角。
“就现在来看,你之于普通人就如我之于你。”林年说,“还记得少年宫里练剑道的时候么。”
“我们总是平手。”楚子航说。
“那是我让着你的。”林年点头,“换真家伙,你在我面前走不过一个照面。”
楚子航没有反驳,沉默了片刻后说:“我该怎么做。”
“怎么做?”
“跟上你和他。”
林年并不好奇楚子航会问出这个问题,这也是他考虑很久的问题了,半晌后他才回答:“如果是以前,我会大概会主动教你一些‘技巧’,但在我明白那些‘技巧’需要付出的代价后我改变主意了,现在的我只会建议你在入学后去试着加入‘狮心会’。”
“狮心会?”
“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组织,我们的校长,同样也是一位‘S’级血统的老人曾经也是狮心会的会员。”林年说。
“你也是么?”楚子航看向他。
烽火男儿行
“不,我没考虑过加入任何组织,起码就暂时来说是这样的。”林年说,“狮心会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比起获得的好处,他更像是一种束缚和负担…比起我,你更需要这份负担来压迫你前行,在里面如果你表现得足够优秀,你才有资格去获得那些好处…我不想害了你,所以我需要知道你的真正潜力。”
与曼蒂分享暴血完全是因为林年当时没有意识到这个技巧的危险性,昂热信手将‘血统精炼’技术交给了他是相信他的潜力和资质,在亲身体验过暴血知道他的负面效果后,他才知道那羊皮卷里写下的行行血字几乎等同于在于魔鬼做交易。
…如果你够强,你就可以无视魔鬼的恐吓获得力量,可但凡你露出了孱弱的一面,羊皮卷上的东西就会将你吞噬得连骨头都不剩下。
他很愿意给予楚子航力量的钥匙,但他需要知道楚子航的潜力和觉悟。
洪荒之万界妖帝 拼搏的射手
楚子航点了点头记住了狮心会这个名字,以及足够优秀的条件,林年对他说的都是能达到他目的的确实可行的捷径。
“这次我们的目标‘犹太人’也可能是…格外危险的东西么?”
“不。”林年缓缓将panamera停在了路边,他们已经到达丽晶酒店了,“龙类苏醒并不常见,如果一旦证实,派出的就不止是我一个人了,而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这次的任务只是像你我一样的混血种违法乱纪罢了。”
林年下车之前,转身伸手按在了楚子航拿起的金属箱上,直视着他的双眼:“拿起这个箱子,你的入学培训就算完了,你已经算是正是加入了卡塞尔学院,但如果你未来想选择加入执行部,那我建议你在这一次行动中多看,多学…以及多做、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教你成为一个合格的执行部专员的…就像你的父亲一样。”
迎着林年的视线,楚子航眼里满是坚硬与决心,他缓慢而又冷厉地颔首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