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wor爱不释手的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ptt-第二百七十七章 我有一個老朋友的女兒相伴-tbnfs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战斗的视频不仅被环境省对策室得到,还流向了其他势力,比如田中信雄背后的神秘组织,当这个组织再拿到阴阳师小林的传讯,不知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显然不会是打压复仇,相较之下,拉拢的可能性更大,倒不是田中信雄不够强大,而是人走茶凉,为一个死人复仇……
不至于,没必要,太麻烦。
只要弄清楚廖文杰袭击田中信雄原因,神秘组织很乐意伸出橄榄枝,他们有着廖文杰绝对不会拒绝的筹码。
视频四下流出,防卫省对策总部要负全部责任,人员把关出现严重漏洞,里面卧底不在少数。
对于这些,廖文杰并不清楚,他此刻正猫在神山老林之中,围着地上的杀生石打转。
和白毛少年碰面之后,他用红线包住杀生石,御剑飞至市郊,一头扎进了深山老林。
虽然不清楚杀生石具体是什么东西,可看少年信心满满,便可想而知,这是个坑,非常深。
至于少年所说的九尾狐妖力结晶,廖文杰是不相信的,他警惕惯了,除非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否则一般情况下,不会轻信敌人主动说出的情报。
因为同样是红色,廖文杰抽出胜邪剑碰了碰,胜邪剑不感兴趣,远没有像见到血池一样欣喜若狂。
和胜邪剑契合度不高,让他打消了寻找杀生石,用来铸造残缺剑身的想法。
“那么,这颗石头还能有什么价值,总不能是垫桌角吧?”
廖文杰沉吟片刻,挥手撕裂阴间通道,卷起杀生石走了进去。
别的先不谈,这块石头里的确蕴含了惊人的能量,可以尝试用血色念力吸收并转化。
杀生石很邪门,他自负也不差,真要说谁更邪门……
廖文杰坚定认为,脱身于‘六天大阴仙经’的血海魔罗手抄经才叫邪门,再者,就算杀生石真的是九尾狐的妖力结晶,里面寄宿着一代大妖的灵魂。
也才一块而已,也就千年老妖而已,他又不是没打过。
半晌后,阴间通道再次开启,廖文杰缓步走出,掌心上下抛着杀生石。
血色念力没让他失望,的确可以抽取杀生石里的能量,就是炼化的速度有点慢,哪怕是在阴间修炼,他也没法在短时间内将石头里的能量全部化为己用。
“居然要一个月的苦练,这也太长了……”
廖文杰微微皱眉,修炼天赋如他,一旦时间超过三天,统统算作漫长。
……
次日,富泽一家乘坐直升机返回豪宅,廖文杰受邀一同前往。
豪宅不在市区,而是在稍偏一些的山上,各种不值亿提,看得廖文杰都麻了。
据富泽雄三所说,他家以前住在市区,有一栋规模尚可的宅邸,后来富泽哲治进军房地产业,直接将这块地皮征用,盖了一栋大厦,怒赚……
没赚多少,但战略意义达到了,富泽家族成功转型,开辟新产业,一举奠定了在房地产业的地位。
很壕,但还有更有钱的。
比如低调少言的铃木绫子,铃木家族的财力远在富泽家族之上,钱多到没朋友。
豪宅一行,富泽哲治再次蛊惑廖文杰,希望他考虑一下铃木园子,届时两家联手,从制霸东京开始,称霸整个霓虹,最后走出亚洲杀进全世界。
廖文杰就当没听见,当晚也谢绝了留宿的提议,乘坐直升机返回高层酒店。
富泽哲治很会做人,让酒店经理将顶层清空,所有房间停用,除了廖文杰,以后只接待富泽家族的亲戚朋友。
那间套房,挂上廖文杰的名字,永久为他保留,哪怕以后他再也不来霓虹,只要富泽家族还在,那间套房都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使用。
回到套房,廖文杰躺在沙发上,怀中摸出一个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一颗黑色钻石,名为‘黑夜的咒诅’。
这是富泽哲治的医药费,价值一般,去掉八百万的零头,也就价值五千万美刀。
原本,富泽哲治想赠送廖文杰一副收藏多年的油画,但被他拒绝了,礼太重,换个轻一点的。
富泽哲治耸耸肩,壕无人性地表示,这个问题把他难住了。
两人在珍藏室转了转,廖文杰一眼便相中了‘黑夜的咒诅’,体积小,便于携带,不像油画,满满占了一面墙,带回港岛都找不到地方安放。
五百万港币的房子,放六千多万美刀的油画,廖文杰真怕自己睡不着。
相中这颗钻石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它的名字,据富泽哲治解释,这颗钻石的之前几位收藏家,俱都命途多舛,几乎没有一个是善终的。
因其颇具传奇的经历,钻石的收藏价值得以提升,且名字从‘来自黑夜的眷顾’变成了‘黑夜的咒诅’。
一听就很邪门,廖文杰决定研究一下。
钻石的诅咒没错,如果不是他出现,富泽哲治也会步了其他收藏家的后尘,成为死于非命中的一个。
蓝色念力灌入钻石之中,光芒一瞬散开缤纷,呈现出五彩斑斓的黑。
一颗很正常的宝石,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再次检查两遍,便被他扔进了红伞之中。
……
天明,廖文杰乘坐电梯下楼,坐车前往房地产公司打卡,毕竟是公差,戏要做全套。
半天时间解决完公事,他让司机先回,独自一人在东京街头逛了起来。
一方面是漫无目的,另一方面,他想多露露脸,希望自己鹤立鸡群的样貌引来有心人的关注。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九菊一派。
田中信雄和九菊一派的女子同属一个组织,这一点已经得到证实,但田中信雄走得太快,人说没就没,加之廖文杰也没指望从他嘴里撬出什么情报,所以找组织的事情仍需要顺藤摸瓜。
他采取的战术是兵分两路,白天刷自己的脸,晚上刷变身后的脸,总有一个会引来神秘组织。
这一逛就是三天,廖文杰都要把附近的特色门店摸清了,也没把自己的脸刷出去。
晚上更不行了,太平得不像个样子,既没有打怪兽的凹凸曼,也没有百鬼夜行的盛况,害他变身完毕,愣是找不到出场机会。
“你已经是个成熟的东京了,要学会自己乱起来!”
夜晚,廖文杰身着睡袍坐在沙发上,手中红酒杯摇晃葡萄汁,寻思着再这么太平下去,他只能伪装邪魔外道四处挑事。
“嘟嘟!嘟嘟嘟————”
电话铃响,廖文杰放下果汁接通,对面是语气热情的富泽哲治。
“阿杰,我有一个老朋友的女儿……”
“不用了,兴趣不大,我还是觉得单身比较好。”
廖文杰嘴角直抽抽,可能是因为救命之恩,外加和富泽雄三是好友的缘故,富泽哲治对他展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尤其是在介绍女朋友这点上,热情地有点过头了。
这三天,他几乎每晚都能接到富泽哲治的电话,废话一句没有,开场白就是‘我有一个老朋友的女儿’。
大致描述如下,此女貌美如花、年方十八、家财万贯,还没谈过恋爱,特别好忽悠,如果是阿杰,肯定一上一个准。
要不是富泽哲治没有女儿,廖文杰都要怀疑富泽哲治口中的朋友就是他自己了。
“阿杰,你再考虑一下,对方条件很好的。”
“伯父,多谢你的好意,但我没有交女朋友的想法,至少这两年没有。”
生存 末世
廖文杰看了眼桌上的果汁:“我正在打游戏,即将小命不保,如果伯父你没有其他事情,我就挂电话了。”
“阿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事分轻重缓急,游戏没通关可以从头开始,送上门的女朋友没了,再想找可就难了。”
富泽哲治苦口婆心劝道,廖文杰越是拒绝,他就越是害怕。
不是他思想龌龊,显而易见的事情,不说头脑和一身本事,单凭廖文杰这张脸,女朋友俯拾皆是,缺什么也不会缺女朋友。
可偏偏就是没有。
据富泽雄三所言,两人同窗的时候,廖文杰就一直没有女朋友,主动送上门都会被他冷脸拒绝。
富泽哲治听得很慌,生怕听到儿子和廖文杰同窗的时候,同着同着就变成了同床。
好在没通,还来得及。
“伯父,你说的很对,在女朋友和游戏的主次上,我和你持同样的观点。”
廖文杰点点头,赞同道:“游戏没通关可以从头开始,女朋友没了就可以一直玩游戏。”
“……”
“那就这样,伯父,我挂电话了。”
“等等,还有一件事,过两天是铃木财阀六十周年纪念日,我和雄三都受到了邀请,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富泽哲治说道。
“伯父,铃木财阀六十周年纪念日……呃,和我有什么关系,那是你们霓虹商业人士的聚会,我就不去了。”
“的确没关系,但你还年轻,多见见世面,多交交朋友总不会错的。”
“……”
廖文杰双目微眯,确实,多见见世面的话,没准他这张脸就被人认出来了。
“怎么样,意下如何,我有一个老朋友的女儿,她那晚也会……”
“嘟嘟嘟————”
“喂!阿杰,你还在不在,你说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