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suz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斬月 起點-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要打就打,爽快點!閲讀-ol497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咚咚咚——”
从迦勒底开始的救世之旅
庙门处传来了敲门声,但没有人说话,只有低沉嘶哑的呜咽声,一阵一阵的敲门,伴随着边缘窗户处传来的抓门声,让人心头直发毛,似乎外面已经积聚了不少鬼物了,此时阴风越来越强,吹得窗户处的破纸发出了低啸之声,就像是有人在哭嚎。
“师父!”
原本沉睡的少年与少女都醒了,少女睁大眼睛,一脸惊慌的看着远处门外。
“一群孽障!”
老修士皱眉道:“定住心神,以师父传授你们的清心普法诀对抗心神动摇。”
神鬼女友
“是,师父!”
少年、少女一起坐定,口中念念有词。
萧惊羽则皱了皱眉,没有率先说话。
就在这时,庙门“吱呀”一声就被推开了,外面黑洞洞,隐隐约约只能看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似乎是大人牵着小孩,大人的头颅不见了,只有一个身子而已,而小孩手中则提着一只泛着两道血红光芒的灯笼,就这么站立在门口,小孩以凄厉之声说道:“你们……你们……你们看到我娘亲的头颅了吗?”
顿时,老修士一旁的少年少女神色剧变。
我则眯着眼睛看着,甚至嘴角泛起微笑。
风起,篝火的光辉一吹,顿时照亮了门前的地方,那里,赫然是一个身穿青色裙子的无头女子牵着一个神色狰狞的孩童,而孩童手中的灯笼哪里是灯笼,分明是一颗女子的头颅,双眼泛着血红光辉,就这么妖冶的看着我们。
“啊……”
一旁,少女发出一声尖叫,脸色惨白,那少年口中念诀,咬牙对抗外面的鬼气入侵。
“好你个两只厉鬼!”
老修士巍然起身,淡淡道:“你们来这里作甚,索人性命,想找人作个替死鬼不成?”
说着,老修士猛然一掌轰出,灵罡气息凛然,顿时罡气犹如一道巨龙般席卷,将前方一大一小两只厉鬼的身躯轰碎,宛若碾死蚂蚁一样轻松。
“老家伙,还有点手段。”
夜色中,忽地一道血迹斑斑的骨爪从风中穿刺而来,直奔老修士的胸前。
“师父,小心!”少年大惊。
老修士低喝一声,双手结印,金色罡气四溢,低喝道:“我等山上修士下山,便是为了降妖伏魔而来,有什么手段尽管来!”
双掌齐齐推出,顿时与那一道血迹斑斑的骨爪碰撞在一起,骨爪破碎,老修士也一样被震得连连后退,就在他身形未稳之际,一道青色薄雾从雨幕中传出,化为一掌狠狠的印在了他的胸前。
“蓬——”
老修士直接跌出,身躯撞击在身后那尊已经朽烂不堪、摇摇欲坠的山神像上,少年少女急忙冲了过去,扶着老修士,急切不已。
“老家伙。”
雨中,传来了一个低沉嘶哑的声音:“你的两个徒儿,好一双金童玉女,都是一副上好的鬼器胚子,交出两名弟子给本座当炉鼎,否则的话,你就休想活着走出这座荒庙了,这笔生意不错,反正这两个弟子也是你当初在山下从他们父母手中诓骗上山的。”
“休想!”
老修士大急,扶着山神像底座起身,道:“只要老夫还有一口气,你这孽障就休想打他们的主意!”
“区区的一个灵罡境,口气倒不小。”
雨中的鬼物笑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老爷子早就已经永生境巅峰了呢!”
“灵罡境确实不太够看啊!”
此时,不用我说话,萧惊羽已经走了出来,手中没有离火扇,于是抬手虚握,就这么摇了摇空手,倒也有几分俊逸坦荡的风姿,就这么站在老修士与两名弟子前方,笑道:“来来来,灵罡境确实不太够看,我这个洞虚境初期应该是足够你拿捏一下了吧?”
雨中,传来了笑声,那鬼物笑得极其猖狂:“萧惊羽,你这是在找死吗?还是说,你师尊段无牙就这么急着白发人送黑发人?”
“打不打,不打滚蛋!”
萧惊羽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同时,在心湖中对我说道:“仙师,我恐怕只能抵挡一阵子,这座山神庙外不止有一只实力强横的鬼物罢了,是好多只,甚至就连姜云粥都可能到了,我追随仙师修炼的这几天,得益仙师的风骨,也想行侠仗义一回,但估计撑不了多久。”
“没关系,你尽管打。”
“是,在下遵命!”
不远处,老修士投来了感激的目光,两位少年少女看向萧惊羽的时候则充满了崇拜与羡慕。
……
下一刻,萧惊羽抬手祭出了一柄袖剑,正是当初偷袭我的武器,剑意凛然,居然也是一个剑修,而就在他出剑的瞬间,外面的雨幕中就有一道道青色矛尖不断刺向萧惊羽,而后者则身形起舞一般,以一套看起来十分俊逸的剑法一一将青色矛尖拨开。
我禁不住的在心湖中腹诽了一句:“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萧惊羽不禁失笑:“仙师教训得是,还望这一战之后,如果我萧惊羽还能活着,仙师能不吝赐教,赏我一两招绝世剑诀。”
“想多了,滚蛋。”
“好嘞。”
就在萧惊羽激战山神庙外厉鬼的时候,我却径直来到了山神像后,这里满是蛛网,也不知道多久没人造访过了,而我则走到了窗前,轻轻单足一跺地,淡淡道:“出来吧?”
顿时,那破旧不堪,几乎快要随时崩毁的山神像中走出了一名男子,看起来倒是十分斯文,是一个身穿一袭青衫的中年人,身上有一缕缕破残不堪的金色纹路,那是被打破金身之后的痕迹,他就这么轻轻一抱拳:“仙师敕令,有何诉求?”
“诉求?”
我微微一笑:“你这个没用的山神,能有什么让我求的?”
他一脸愧疚:“仙师教训的是,只是……在下也是身不由己。”
“说说吧,这里发生的一切。”
“是,仙师!”
这位曾经的山神老爷娓娓道:“当初,在下宋凌,也曾经是一位塑金身、得文运的山神,而这古战场原本也不叫古战场,数百里内山灵水秀,是上古时代大端王朝的东南一隅,一处人杰地灵之地,可惜后来这里沦为了战场,大端王朝更是被撕碎了国土,国祚断绝,文运、武运流失殆尽,而我这个坐镇大端王朝南岳的山神唯有一战,可惜,鬼物太强,当年周励的一剑直接破了我的金身,而姜云粥更像是一个跗骨蛆虫一般,不断蚕食我的金身香火,以至于到了今天,我这个迎风山山神连一些寻常的厉鬼都已经敌不过了,只能躲在神像内惶惶不可终日,等待神像崩毁、身死道消的那一天到来。”
“可怜是可怜。”
我抿抿嘴,道:“但也正是因为你的无能,这座古战场才变成了今天这个模样,到处都是鬼蜮横行的场面,天地间的浩然正气到了这里几乎已经消弭殆尽了,你宋凌就不愧疚吗?”
宋凌咬牙,抱拳道:“在下恨不能以死谢罪,但……但在下还想守着这山神庙,哪怕只是立锥之地,至少可以让一些无辜之人在这里避开一些实力较弱的鬼魅的侵害。”
“知道了。”
我轻轻一摆手,道:“我之前那句话果然说得没错,你这个没用的山神,确实没有什么可让我诉求的。”
宋凌脸色铁青,再次一拱手,也不理会我,直接走回了神像。
……
是个有气节有风骨的山神,可惜生不逢时,古战场沦为了古战场之后,显然不会有平民来到这里进香祈福了,而失去了香火之后,神位变得不再稳固,这个宋凌其实只是在等待修为散尽的那一天,化为虚无罢了。
我想做点什么,但我能做什么?
一想到这里,我禁不住的一声苦笑,原本只是想来古战场查明龙骑士被刺杀一事,但现在遇到了萧惊羽,遇到了南霏,似乎已经让我身不由己的卷入这个泥潭之中了,既然因果已经种下了,不做一点什么似乎又不像是我的作风,而且师尊萧晨也说了,在这里砥砺心境,对我有莫大好处,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大闹一场好了!
抬头看了一眼山神像,我不禁失笑,高高在上,但有什么用?
……
就在这时,前方的萧惊羽连续斩断外面飞梭而来的青色矛尖,但冷不防,就在他一剑余势用尽之时,忽地一道火红掌心出现在胸前,让他防不胜防,直接中招,身躯飘然坠向了山神像,以这一击,恐怕山神像就要崩碎了。
宋凌,求仁得仁。
“唰!”
萧惊羽后退之际,我一个暗影折跃出现在他身后,单手托住了他的后背,笑道:“就说你的剑法是绣花枕头了,服不服?”
他连连拍马屁:“仙师未卜先知、洞若观火,在下心服口服!”
“滚蛋。”
我直接一抓他的衣领将其扔到了南霏那边,然后猛然抬头,只觉得一股巨力从天而降,气息森然,下一刻,一条布满血迹的白骨手臂洞穿山神庙的屋顶,就这么轰向了山神像。
“哼!”
同时外面传来了一声嘶吼:“宋凌,你这金身泥胎的废物,早死晚死一样要死,本座这就成全你!”
“大胆!”
我跃然而上,提起一口永生境圣气,猛然一脚朝着上方踢出,顿时磅礴圣气宛若瀑布一样的倒冲而去,直接将空中的白骨手臂冲碎成渣,甚至将整个大殿的顶部也一起一脚踢成了齑粉,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落下的了。
“姜云粥,滚出来!”
我抬头看着天空,笑道:“要打就打,爽快点!反正早打晚打,迟早要打!”
……
空中,阴雨被我这一脚硬生生的踹停了,传来了一个吃吃笑的声音:“啧啧,陆仙师啊陆仙师,你这小暴脾气,这不俗的修为,再加上那俊朗的脸蛋,姐姐我可真是要喜欢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