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zjfz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愛下-第九百九十七章 掛力無限鑒賞-t32na

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小說推薦魔寵的黑科技巢穴魔宠的黑科技巢穴
“果然把他惹出来了。”
曹延心念急转,看见光明之主露面,有些吃惊,但没有畏惧。
“你们走,我殿后。”
曹延轻叱道:“长!”
他手中的纪元神庙兀然增长,露出了万丈之巨的原貌,庞大的体积,将网红号和船上的众人瞬间覆盖其下。
包括光明之主,在纪元神庙突然放大的情况下,也被随之而来的时空规则的变化‘挤’到了远处,给天空之城众人争取了撤走的时间。
常规套路都是死道友不死贫道,曹老板是反向操作,让人家先跑,自己断后。
网红号上,众人热血上涌,对曹延的行为既钦佩而又感动。
生死何惧?!
阿撒兹勒喝道:“你们走。”话落释放神力,将网红号整个推入了虚空深处。
他自己却腾空而起,准备和曹延并肩作战,手撕光明之主……或者被手撕!
至暗之神也从网红号上升空,和阿撒兹勒一样,打算留下来共同对敌。
阿撒兹勒意外道:“你居然有留下来的胆量?”
“放屁,你以为就你能留下。”至暗之神啐道。
阿撒兹勒眼看远去的网红号上光芒闪烁,星空之主,泰坦众神也要留下来,不由得呵斥道:“你们赶紧走,人多无益。”
“老撒,至暗,你们俩也滚蛋,我有纪元神庙,不是留下来拼命的,你们凑个毛线热闹。”曹延的声音响起。
阿撒兹勒仰头看去,便见到此时的曹老板,造型风骚,负手站在神庙最顶端,被神庙的光芒笼罩,发丝飞扬,衣袍猎猎,一派大佬风范。
“看曹延的造型,他应该真有脱身的把握?”
至暗之神和阿撒兹勒对视了一眼。
几人的交谈用的是神念传讯,在刹那间就彼此传递了诸多讯息。
“你们谁也不用走了!”
光明之主的声音从上方传下来,森然肃杀。
他不必蓄意动手,身畔的虚空中便降下两枚光明经文,流星般往至暗之神和阿撒兹勒落去。
然而纪元神庙上,也有两枚符号脱落,与光明之主降下的经文针锋相对。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两股力量碰撞,虚空中光潮溅射,绚烂无比。
神庙表面,无数的符号明灭,一条暗金色大龙从神庙内隐然探首,双目闭合,其大无量,正是时空之龙。
它虽死,但遗骸与时空神庙合为一体,被纪元之力笼罩,漫长的岁月以来,力量并未衰退,丝毫不在神王层次之下。
这一刻,纪元神庙周围的虚空坍塌,宛若漩涡,诺大的神庙突兀消失。
光明神王亦被神庙的力量席卷,霎时间挪移到了遥远距离之外。
“我们要不要跟过去?”
至暗之神瞅着神庙消失后,空荡荡的虚空,犹豫不定。
“曹延借助神庙推动的力量,能将光明之主一起裹挟带走,似乎已经触摸到了神王的边缘。”
阿撒兹勒沉吟道:“他说自己有活命的把握,看来不是假的,那咱们就没必要去一块送死了。”
“你觉得和光明神王交手是送死,那你还留下?”至暗之神哂道。
“怎么,你觉得自己能和光明神王对决?”
阿撒兹勒:“神王层次和主神的差距有多大,你没点逼数?”
此时星空之主也折返回来,出现在两人身畔,单手扶额道:“你们能不能不掐了?曹延和光明之主对上,非同小可,咱们到底去不去助战?”
“不去了,看他借用纪元神庙的威势,咱们去了未必能帮上什么忙。我们先回去把天空之城安顿好,万一,我是说万一啊,曹延要是出了事,咱们得帮他把家眷护持好了,其他事情也要给安排上。”
阿撒兹勒道:“我们走。”
三人旋即消失。
这一天,天空之城收缩虚空,化作一个空间原点,从绿丛林世界的高空消失了,没人知道其去向。
实际上,天空之城是再次躲进了混沌之地,拿生命之母当保护伞。
万一曹延真凉了,光明之主上门斩尽杀绝,生命之母的身边无疑是最安全的地方。
阿撒兹勒,星空之主,至暗之神三人回到城内后就下了禁口令,城内气氛安逸,没人知道曹老板未归,是和光明之主撕逼去了。
唯有阿撒兹勒等人,满心忐忑,度日如年。
他们回来后,曾经试着通过契约联系曹延,但毫无回应。
神王层次的交战,也不是他们能够隔空窥视的,曹延和光明之主卷入时空深处以后就没有任何消息,石沉大海。
数日转瞬。
小户王妃 韩家二爷
绿丛林世界的八月中旬,在混沌之地静静蛰伏的天空之城内,阿撒兹勒和至暗之神等人忽然生出微妙感应,喜色乍现。
几人相继瞬移来到了世界树的树冠上。
曹延正从虚空中跌落,坐在一根树杈上,身上带伤,神色萎靡。
阿撒兹勒等人却是松了口气,这货果然从光明之主手中脱身回来了,而且看起来伤的并不算重。
“你和光明之主的交战结果如何?”星空自主关切道。
“还用问,你看他的倒霉样子,肯定被光明之主暴打了一顿。”阿撒兹勒眨巴着眼睛。
至暗之神不说话,竖起耳朵旁听。
曹老板心有余悸道:“我当天是有些草率了,那老阴逼着实厉害。”
当日他集聚众魔宠之力,和蛋蛋联手,全力催发纪元神庙,与光明之主在时空深处展开交锋。
曹延获得了飞船的部分知识传承以后,见识和以前完全不同,积分也厚,底牌众多,所以才敢和光明之主面对面。
他手里掌握的神王器,也不止一件,而是两件。
数年前他解救泰坦神王获得的荆棘冠,来历神秘,传说与永恒层次的存在有关。
所谓知识就是力量,曹延得到飞船传承的知识,便跟着掌握了荆棘冠的真正用法,对其进行了重新祭炼。
所以他的底牌是两件神王法器,加上百万积分,挂力无限,故而才心态膨胀,敢于和光明之主开撕。
交手以后,蛋蛋负责催动神庙。
曹延则放出大杀器荆棘冠,笼罩虚空。
荆棘冠当初能压制泰坦神王,使其被囚禁,力量衰退。被曹延祭出来以后,对光明之主也形成了极大的限制,让他数次出手都无功而返。
不过曹延毕竟是借助外力,主神和神王间的鸿沟,不是那么容易逾越的。纵然利用两大神王器,加上积分,曹延仍然不敌光明之主,很快就被其所伤,最终退入了飞船,险死还生。
数日来,曹延一直在飞船的生物舱里恢复伤势,没有露面。
光明之主不惜从起源之地出来,却没能击杀曹延,他亦是非常意外。
曹延退入飞船以后,一切气息都被假系统所屏蔽切断,光明之主寻而不获,不久后又返回了起源之地。
曹延初步恢复伤势,便回到了天空之城。
不过神王的力量化解不易,他离开飞船的时候,体内仍有光明神力残留,所以神色萎靡,相当狼狈。
此时,曹延巴拉巴拉,简单介绍了当日的情况,遂道:“即日起,收敛天空之城的全部气息,咱们先躲在混沌之地苟一阵,看看形势。”
契约群里,被当成避难所的生命之母忽然冒头说话:“曹延,我有事对你说,咱们单聊。”
阿撒兹勒:“群里就五个人,还有什么可保密的,我要求旁听。”
星空之主也说:“我也觉得自己有知情权。”
至暗之神默默潜水,不发表意见,等着听结果。
可惜生命之母根本不搭理他们,径自降下一股力量,和曹延取得联系,两人已经进入私聊状态。
“……”
阿撒兹勒不满道:“至暗,你刚才为什么不发表意见,就因为你不说话,才让生命之母误会了,以为你是它那边的,咱们二比二,所以它才不搭理咱们。”
至暗之神一脸懵逼,这都跟我有关系?
通过精神联系,曹延问生命之母:“你老人家有什么话要说?”
“泰坦神王生前曾经和我探讨过一个计划,当时被我拒绝了,但现在形势变化。我能感觉到光明之主的力量取得了突破式的进展,否则他不会轻易从起源之地出来。
我重新考虑了泰坦神王的计划,某种程度上,他的死亡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按照计划,我想给你一个特殊的委托。”生命之母说。
曹老板愣了愣,问:“你和神王的计划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