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7qx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醫路坦途笔趣-471 隨便說,隨便說相伴-nqi1y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金毛的军队是不是抽着骆驼,喝着可乐,一打仗就呼叫支援,张凡不知道。可自从二战后,金毛国的军队反正打了不老少的仗,也不知道为啥,反正人家的口号是为了全人类。
其他国家打仗,打完了多多少少的都会出现战后衰弱。可金毛就不一样,套用一句宋大妈的话,他们老鼻子有钱了。其他方面张凡也没关注过,可医疗,特别是烧伤科,几场战争打下来,特别是和华国都有关的两场战争,一场是棒子半岛的战争,一场是和南边猴子的战争。
这两场下来以后,军队倒是没赢,可人家的金毛部队的烧伤研究中心却已经在战争中成为了全球最最先进的烧伤研究中心。而且,就目前全世界范围来看,烧伤领域里,顶尖的几乎都是军队性质的医院,老大是金毛,老二是狗熊,甚至南斯拉夫都相当的厉害,别看人家国家分裂成了好几个,可在1991到92年,一年之内,南军队医院收治过3008名战场烧伤科的患者。(真实数据。)
而华国烧伤科,军队医院也是老大,可放在全球就不够看了。当年有患者的时候,国家穷的袜子都漏脚指头了,顾不上。等回过头,略微有点钱了,可患者又没了。
医疗就是这样,说起来好听,救死扶伤。其实医生的经验和手里送走的人命数目差不多是划等号的。华国老祖宗就说过,安不忘危。在这方面,军队也是下了大力气了。
可想要突破就太难了。医疗方面的经验积累,怎么说呢,和药物生产特别的相似。简单的打个比方,欧美很多的药物,不光化疗药物贵的让人望而生畏,其他药物也不便宜,欧美人为啥就那么爱健身,是他们习惯好吗?不是,这玩意看病吃药太鸡儿贵了。
而仿制,好似说的高大上,隔壁的三哥号称亚洲医药最强者,其实他们仿制的药物,怎么说呢,聊胜于无吧!制药是个相当精密严谨的工程,类比一下的话,这玩意的难度绝对不亚于制造一个大飞机,就是波音大飞机的那种工程。
这里面有太多太多的工艺,全世界能造大飞机的有几个国家?医药医疗,其实也是一个道理。工艺的积累就如同技术的积累,这里面可以说绝对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所以,当茶素这边满华国找病号的时候,华国陆军总数字医院也闻到了味道,然后打听一下后,坐不住了,烧伤科,华国最厉害的烧伤科,就在人家医院里。
他们的性质和地方医院不一样,地方医院通俗的说是为百姓解除病患保卫健康的,而人家还肩负着战场任务,所以,对这方面特别敏感。
当时老李的材料说实话,也找了人家,可太难用。战场烧伤,金毛国的军队烧伤中心曾经就说过,一小时内手术,可以大概率的阻止伤员死亡率。可老李的材料当初别说一小时不一小时的了,十个里面九个是失败的,所以他们也没上心,这样的半成品太多太多了。
可现在不一样了,一打听,茶素医院开始出手术指南了。这可了不得,一旦形成手术指南,这玩意就如同架起了高速大桥,只要有规则不光速度快,还安全有效。
人家是有牌面的,虽然不了解茶素,可人家路子就宽广多了。首先调查茶素医院的根底。
“嗯,地区三甲。诶,这个地区三甲很奇葩啊,研究中心好几个不说,还和丸子国、金毛国有合作,还全是顶级医院。有点意思。”数字医院的烧伤科主任得到初步信息后,就去找院长。
人家的院长,是挂金星星的。他看着烧伤科主任手里的信息,略微一沉吟后,问道:“确定已经通过临床了?”
“确定,目前来说,基本达到李教授论文中提出来的成果了。当初就是手术难度太高要求太高,我们没有跟进。”烧伤科主任解释了一句。
院长想了想,拿起电话就打给了茶素边防公安。说起来,这边的边防公安以前很牛逼,后来虽然成了公安,可人家底子在军队,就算训练,好像也不是什么预防城市突发事件,略微有点高地战争大兵团一类的训练。
所以,可以说,虽然穿着警服其实和人家穿军服的是一个体系。
“哈哈,我数字总医院的老刘,和你打听个事情。茶素市人民医院了解吗?”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院长打过去的电话,正好就是送给张凡红牌子的领导,当初领导是想挖人,给牌子给面子,结果对方不懂事,车牌子要,面子也要,要完了就没音信了。
然后领导想反悔收回红车牌。可听当地交警部门领导说,这个车经常出现在抗险救灾第一线,而且每次都是打头。领导一想,挺好军民鱼水情吗,就再没收回。
“刘总好,我们和市人民医院经常打交道,关系不错,也挺了解,好几次救援,都是靠着市人民医院的医生,你们对于边疆医院的设置的太不合理了,边境线上的军队医院,小的就如同麻雀,你应该反映反映。”
数字总医院的院长没工夫和他打嘴仗。“他们医院烧伤科很厉害?”
“厉害,怎么不厉害了。当初油厂爆炸,我手下好多士兵被烫伤了。就是人家茶素市人民医院的医生和首都的那个李教授一起,真是立了大功了。”
挂了电话,军人的作风绝对不拖泥带水,“你带人出发去茶素,第一时间给我反馈,如果真的已经完善并且合适军队方面的使用,我会上报,尽量把这个争取过来。必要的时候,医院核心医生可以特招入伍。”
巨星从主持人大赛开始
“是!”
然后,数字医院烧伤科的主任和医院的副院长领衔出发来到了边疆。人家虽然是个医院,可人家段位高啊。鸟市这边不发言的肠胃陪同下,来到了茶素。
甜 妞
而茶素这边,就更重视了。在家的领导肠胃,有一个算一个,都来了。这是好事啊,这得多有面子的好事啊。
茶素老大估计受了欧阳和张凡的影响,在上级领导面前,不停的诉苦。“各位领导,为了发展茶素市人民医院,我们茶素上上下下真的是勒紧了裤腰带,为了发展好医院,我们公务员的工资都准备贷款了。
大家看看我们医院的大楼,发达城市的地区医院都没有我们茶素医院的大楼高。
各位领导再看看医院内的设备,夸个口,个别仪器就连数字总医院都没有,都是试验级别的设备。特别是我们的烧伤科,这两年已经独领风骚了,特别是和李教授联合茶素市人民医院,茶素学院共同设立实验室后……”
茶素老大想要钱,所以说了个底朝天不说,还夸大好多。而数字医院的领导也装着很震惊一样,听的格外的详细,关键地方,还会提问,比如说实验室谁带头啊,这个项目谁主持啊,谁是重中之中啊。
茶素老大要是知道,他们是带着挖人的心思来的,估计都要哭了,人和人打交道怎么就这么难呢。
张凡没时间接待。只能也必须是欧阳代表茶素医院接待了,老太太罕见的化了淡妆不说,还穿了套裙,大冬天的也不知道老太太是怎么想的,反正就如同当年的女总理一样,上身穿着略带汉族文化的唐装不算唐装的衣服,下身黑色的呢子百褶裙。就连手上都夸了一个小黑包包,反正是相当的重视。
对方打着挖人的心思,老太太打着要钱要牌子的心思,都是有心思的社会人啊!
原本要离开的外地专家们,也不想走了。都不傻,一看这架势都明白,国家要重视了。本来心里左右摇摆不定的专家,这时候不摇摆了,第一时间进了手术室。
原本没心思的,也有了心思。
“手术数据太不完善,这种东西能说它是指南吗,最多也就是一篇手术论文,还上不去核心期刊的,就这样的东西,我们一年能搞个七八十篇。这个级别的指南,靠你们这么小的体量,是不够的。不完善,手术患者还单一片面,这太儿戏,这太局限,浪费啊,这是真正的浪费啊……”
招待会议上,数字医院烧伤科的主任,拿着张凡他们的初级手术记录,就是一顿喷。好似茶素医院的医生犯了多大的罪过一样。
茶素的领导脸都白了。别看人家就是个主任,可人家是权威啊,而且上级领导也在。烧伤领域的权威啊,现在完了,刚吹完牛,现在就让全给否定了。茶素的领导都坐不住了,眼睛不停的瞟着从鸟市来的领导。
茶素医院这边的领导,除了欧阳老神在在的,其他几个领导也坐不住了,因为在对方的嘴里,好像张院他们花了如此大力气搞出来的东西就不值得一提。
“院长,您说句话啊,这样下去就完了,咱们的心血就白费了。”老陈着急的也不顾上开会不开会了,直接在欧阳耳边说起了小话。
“急啥,一点沉稳气都没有,平时还说你老城,我看你一点都不老城。”欧阳的三角眼白了老陈一眼。
然后嘴角翘起竟然带着笑意的小声说:“人家啥级别,要真的看不上,还会对这个指南指三道四?他得多无聊。这玩意就和买卖一样,嫌贵找毛病的才是真买家。不过我觉得这帮人没打好心思。”
欧阳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对方要挖人,可她是什么人,上过战场,闹过小兵,干过领导,现在还是一支笔。在这个圈子里面什么人她没见过,所以,她现在打定主意,随便说,老娘就捏住你的三寸,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欧阳虽然养花不在行,可吵架琢磨人心,那是大师。大师是什么人,要不就不动,一旦出招,就要见血致人死地。不管你多牛气,你还是得求老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