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9ojq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第一百一十二章 新年快樂推薦-hqvzp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抱歉,今天你们谁都不能带走魔力源头。”
看也不看天空之中绽开的巨大火球,全然缺乏人性的大小姐转眸瞥向另一边。
“还是不要浪费时间分赃了,有那份心思的话,不如好好考虑一下,接下来怎么保住性命比较好。”
“大言不惭。”微微眯起眼睛,眸子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半空之中介于萝莉与少女之间的吸血姬的视线牢牢锁定在魔术师少女的身上,“是因为之前的那次,我不和你计较,因此我的宽容让你产生了错觉吗?”
“是不和我计较,还是没有办法和我计较?”
萝蕾莱不屑的冷笑一声,知道对方说的是那天晚上的仓库街之战,双方并没有分出胜负,只是象征性的交锋了几下,就果断结束了战斗。
这主要是因为双方都得到了自己需要的情报,都确认了圣杯不在对方的身上,因此都非常有大局观,分得清楚轻重缓急。
只不过就和黑姬觉得的一样,魔术师少女貌似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都觉得是自己因为时间紧急,所以放过了对方,而不认为是对方放过了自己……所以说,她自然不会买账。
爱尔特璐琪沉默了一下,眼神越发不善:“我承认你很强,但是你也只有一个人而已,别太放肆了。”
“那又怎么样,要是你们二十七祖今天都在这里,同气连枝,一致对外,那我的确是没有什么好说的。”萝蕾莱浑不在意的说道,“只可惜你们不是,「二十七」之数勉勉强强也就凑够了三分之一……”
死徒二十七祖,即是死徒们的起源。
其中包括了年龄超过4000年的神代联盟的祖,在不为人知的秘境中计算时间的祖,也有以五百年为单位让位于后继者的血族般的祖……尽管祖也会罕见地消亡,但因为后继者迟早会出现,所以“二十七”之席位不会瓦解。
但是有些祖已经被教会封印消灭,譬如说第十一席的斯坦罗伯·考因,只剩下怨念残留,大约还需要两百年的时间,存在浓度就会降为零。
也有些祖甚至干脆给做成了武器——
第二十四席就是被称为“胃界教典”的人工制品,被埋葬机关当作对付死徒的最强武器使用,因为其拥有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几乎确切地将对手抹杀的特殊能力,虽然自身也会一同死灭,需要数十年的岁月才能恢复。
除此之外,还有些祖本身就是二五仔,并不会从死徒侧的整体利益来进行考虑,譬如说第四席的死徒之祖,其实就是宝石翁,他被朱月吸血而化为吸血鬼,因此名字被列入了象征强壮的吸血鬼的“死徒二十七祖”名单内。
还有像是阿卡夏之蛇罗阿,是教会埋葬机关的创立者……梅涟·所罗门,明明对朱月忠心耿耿,却不知道为什么加入了埋葬机关……复仇骑安翰斯,因为个人目的狩猎其他的“祖”们,与教会有一定的合作关系……
这些比贵圈还乱,过于复杂的关系,就已经决定了死徒二十七祖不可能集中力量,况且剩下来的祖们,也是内部矛盾重重,有着诸多的问题,例如说爱尔特璐琪和白翼公之间的的不对付。
再加上有些死徒之祖本身的状态就很奇怪——
像是暗色六王权这种一直都只有传说,但无人知晓它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的系统;
还有名为腑海林·阿纳修的嗜血之森,行动周期是每隔五十年才会出现一次,现身于常世进行摄食;
以及像是ORT这种因为搞错时间而提前降临,于是整天游手好闲划水摸鱼,在约定的时刻到来之前都打算宅在水晶溪谷里的水星UO……
等等等等。
就像是没有什么事情,就不会离开千年城的爱尔奎特一般,它们都是不可能来参与这场位于极东之地的狂宴的。这就导致了在冬木市之中,死徒侧的力量比不上魔术协会和圣堂教会的联合。
后两者尽管也是矛盾重重,但争斗都是放在暗面,明面上还是统一战线的,正像是现在一般——这也是萝蕾莱的底气所在,她统帅的圣歌队,还有教会的埋葬机关,加起来就足够痛击对面的吸血鬼了,更何况对面还在内讧呢?
将军夫人的当家日记
“所以就此覆灭吧,无论你们抱着什么样的狂想,都只能够到此为止了。”
雪白的手套握着教鞭一般的魔术礼装,神色淡漠的魔术师少女伸手一指半空之中的黑姬,像是法庭上的法官在下达宣布自己作出的最终判决一般,淡淡的发出自己的宣告。
“狂妄!”
被无数报丧之鸦交织而成的风暴拱卫在高空之中的黑色吸血姬,也是愤怒了起来,强横的魔力波动自她身上散发而出。
“葛兰索格,我来解决这个女人即可,你看住特梵姆,既然他不打算接受我的好意,那么就送他上路吧!”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愤怒的盘旋着的庞大鸦潮,似乎停顿了一下,云层之中露出冰冷杀机的巨型乌鸦本来已经准备只待姬君殿下一声令下,就要凶狠的扑杀而出,但是却接到了这样的指令。
不过黑翼公没有什么异议,默默地遵从了姬君殿下的命令,冰冷的视线转而锁定了在一旁尽量淡化自身存在感的特梵姆·奥腾罗榭。
白翼公顿时不淡定了,他本来在刚才的时候,其实就已经下定了决心,准备将魔力源头交出去,以保全自己的性命……只要爱尔特璐琪给出承诺。
但是因为巴瑟梅罗的突然杀出,他又下意识的觉得或许自己还可以反复横跳一下,所以没有采取行动……现在看来,爱尔特璐琪已经失去耐心了。
他正想要解释一下,或者放几句狠话威胁一番,让黑姬权衡一下,但是却察觉到有一道猛烈的杀机如芒在背,下意识的转头看向,顿时看到那个与自己同为最古老的死徒之一的黑骑士正向这边冲杀而来。
那边的战场似乎暂时取得了优势。
血色的浅滩在震动,混沌的雾气呼啸倒卷,这动静仿佛是地震,又仿佛是海啸,总之就是天灾的化身降临人间——
那是全场两百多米的巨大恶魔,如同鲸鱼与猛犬的结合体,仅仅只是外形就能够让人联想到神罚,仿若大海啸的具现化,这巨大的黑色游走鲸发出震动大气的吼声,在行动之间便掀起了暴风般的余波。
海水层层震荡!
浪峰狂暴的涌起!
血肉堆积出来的浅滩,以及河岸地形都被这巨大的怪物轻易击溃!
它无论是在狂奔,亦或者在甩尾,都能够以怒涛的巨力造成陨石般的可怕冲击!所过之处,就连环境地形都会发生剧烈变化,就更加别说是血肉之躯了,直接就被碾出了一条血路!
指孕为婚 纳兰雪儿
暂时失去右脚,正太模样的梅涟,正在笑眯眯的看着那些刚刚还和他处于同一战线的人们的惨嚎,欣赏着那些魔术师、代行者们狼狈仓皇的模样。
尽管不知道是为什么而加入了埋葬机关,而且因为视白姬为正统,所以痛恨夺去她长发的黑姬,但是梅涟·所罗门还是忠于朱月,所以在明白爱尔特璐琪的计划之后,就直接在这个关键时刻倒戈了。
此时此刻,这个死徒之祖驱使着自己手足延伸的魔兽,肆无忌惮的进行着压制与破坏。
他的手足分别代表着四大魔兽,是梅涟所拥有的作为其手足存在的使魔。据说每只都是神级的幻想种,都有与一名死徒二十七祖匹敌的力量……虽然不会说一口气全部放出来,毕竟不是舍不得,就是成本过高。
但是即使如此,他的倒戈还是一瞬间就使得魔术师和教会代行者们苦不堪言,节节败退。更让黑骑士斯图卢特得以腾出手来,前去支援爱尔特璐琪了。
“看样子你们的如意算盘是落空了……”
黑色长发在夜空之中飞扬,化身成为十七八岁的少女模样,摆脱了那大萝莉一般的节能模式的黑姬冷笑着,她对于这样的变故也有些惊愕,不过对于自己的骑士临时策反了梅涟·所罗门的结果还是很满意的。
冷冷的说着这样的话语,她抱含杀意的目光依然锁定在萝蕾莱的伸手。
因为觉得今晚的这场伏击的确很危险,不想将手无缚鸡之力的蕾缇希娅带着一起,而且又担心在自己离开的时候,有什么宵小之徒会偷家,所以刻意将白之兽留下,没有带出来……否则的话,她就会轻松很多了。
不过姬君殿下并不后悔,再来一次她还是会这么选择,最多也就是在知道圣堂教会和魔术协会的人也会掺和进来的情况下,她会选择调整一下,将自己的骑士留下一个,将白之兽带出来就是了——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保护好那个傻乎乎的法国女高中生,那么她就一定要做到,绝对不允许因为自己的任何大意而出现的风险。
所以也没差了,不需要自己的爱犬,爱尔特璐琪决意要亲手解决掉下方的那个让人不爽的女人。
只是她刚刚才准备暴起发难,下一刻,就是突兀的魔力反应在某个方向剧烈波动,没有等任何人反应过来,金色的流光就已经接二连三的轰杀而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精准的轰在巴瑟梅罗·萝蕾莱刚刚站立的那片区域上。
而且这不是终点,伴随着风被切裂的声音,无数闪耀着寒光的刀枪剑戟继续如同破空的流星雨一般落下!
轰隆之声不绝于耳。
在远处的河岸上,有些狼狈的黄金身影用他那好似燃烧起来的红色的双眸,死死的盯着接连不断的发生着巨大爆炸,升腾起火球的区域,咬牙切齿的破口大骂:“蝼蚁就要像蝼蚁一样,只要趴在地上低着头去死就可以了!!”
在这黄金的身影周围,不断的出现无数闪动着的光辉,有剑,有矛,有无数种类,却又互不重复,其中任意一样都是有着绚烂装饰的宝物般的武器,并且所有武器的矛头所指,都是向着同一个方向。
就像是子弹装填,然后击发的过程似的,只是在不断地重复,他完全没有吝啬宝具的心思,就只是为了泄愤,不断的将宝具群如雨一般打出去,利用宝具内部本身就蕴含着的庞大魔力直接进行引爆,以浪费的方式来进行密集型打击。
幻想崩坏,恐怖如斯,无数宝具深深的刺穿大地,发出隆隆轰鸣。
而在另外一边,被截胡的爱尔特璐琪愣了一下,心底深处下意识的涌起了怒气,以及一丝丝的疑惑。这个从者没有被直接杀掉,这个还可以理解,但是看上去居然还没有受到多少伤害?
她第一反应就是生气,但是马上又察觉到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在这个时候,可不能够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于是,就在下一个瞬间。
“特梵姆!!”
黑色的吸血姬转身撕裂空气,几乎是在瞬间就来到了白翼公的身前,速度之快,就连残影都看不见。
正在一边抵挡黑翼公的固有结界,一边和黑骑士周旋,苦苦支撑的白翼公脸色一变,然而已经来不及了,爱尔特璐琪的纤手已经探入他的胸口,五指宛若手术刀一般精准而又锋利,直接捏碎了他的心脏!
同时贯穿灵魂与肉体的剧痛之下,死徒之王也维持不了体面,惨烈的嘶吼出声。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从另一边袭来的、黑骑士手中的漆黑魔剑,带着力劈华山般的凶悍气势,当头盖面的劈下!
还有黑翼公的固有结界,报丧之鸦闪电般的围上来,群起而攻,以尖喙和利爪疯狂啄食他身上的血肉,要将他的所有一切吞噬殆尽似的!
“姬君殿下!我愿意……”白翼公狂吼出声。
“迟了!”
爱尔特璐琪冷漠的打断白翼公的痛吼,毕竟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直接联合三人之力杀了对方,夺走魔力源头不是更好吗?两人猎杀的话,可能代价还会比较惨重,但是三人的话……没有必要再接受特梵姆的条件了。
特梵姆惊怒交加,大约也是明白自己的命运了,他自喉咙里发出愤怒的咆哮,周身亮起了一层暗沉的血色光芒,可怕的魔力波动迸发出来,所过之处使得空间扭曲,呈现出肉眼可见的波纹!
爱尔特璐琪的身影瞬间后退,但是还是来不及,刚刚捏碎了白翼公心脏的那条手臂瞬间迸出血光。
“那就一起死!”从喉咙里发出疯狂的低吼,特梵姆的表情狰狞可怖到了极点,直接舍弃所有的防御,连带着对他最有威胁的鸦潮也不在意了,凶狠的咆哮着扑了过来!
“天真,你以为你还有这个机会?”黑姬对此只是漠然回应。
……
……
“哎呀哎呀,终于来了……”
在冬木大桥上,紫发的小恶魔站起身来,笑意盎然的看着天空。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恐怖的气浪席卷,在未远川入海口上空以及附近翻滚着的浓雾被一扫而空,庞大的魔力旋涡出现在尘世之中,内中正有无法想象的高纯度能量在涌动着,令战场上所有人的脸色狂变。
这股陡然涌动出来的魔力波动太过庞大了,给他们的感觉就像是空间破碎,在虚空之中撕裂出了一个空洞,通往一个有着无尽的能量的异界宇宙一般。
而且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从那个黑洞之中,庞大纯净,仿若无穷的磅礴魔力刚刚流出,就立刻被「点燃」了,好像是连带着灵子都要被燃烧殆尽似的!感觉就像是神秘学之中的献祭,作为被支付的代价,祭品的存在意义就是换取最终的交换结果。
有人直接向被塑造成圣杯的魔力源头许愿了……
巨大到能够改变世界的魔力,正在扭曲时空和现象,让事象的发展方向扭曲向那个被期望的“形”……
几乎所有人都在不由自主颤栗着,遵从某种本能一般的危机感,抬头看向了天空,只见浓雾乌云尽散,夜空之中的皎洁明月出现,明明就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却让他们都禁不住的感到了阵阵心悸。
有什么意志正在复苏。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大气之中出现了一个人形的空洞,疯狂燃烧着的魔力正在想着那里汇聚而去,在整个过程之中呈现出了某种诡异的血红光芒。本该无色的庞大魔力,因为某人的愿望而被染上了血色。
就像是无数的鲜血在滔滔不绝的汇流,压缩,最终凝聚出人形一般……
其长发灿灿如金,一双眼眸缓缓睁开,红宝石一般瑰丽的眼瞳显得既可畏又温柔……
而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巨大的屏幕同步投影在夜空之中,占据了所有人的视野。
“BB频道——”
过膝的紫色长发,黑色的长筒袜,高领连体衣,活力满满的小恶魔系后辈总算是等到了这个闪亮登场的机会到来,兴高采烈的带着超S的笑容出现在了所有脑袋里一片空白的人的视线里。
顺便伴随着一阵欢快的、元气满满的、很有节奏感的背景声——
“高价回收旧冰箱、旧空调、旧洗衣机……”
“……”
快穿系统:攻略黑化男神 娆九之
“……”
表情一瞬间僵住,紫发少女整个人都灰白化了:“什、什么时候给我换掉的bgm数据?!太……太太太太过分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当初的那件事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那个家伙居然还记仇吗?
而且自己给他配上的也仅仅是《超级玛丽》的bgm而已,他给自己配的是什么鬼背景音?
辛辛苦苦忙到现在,等到深夜,就是为了在这一刻飒爽登场的AI美少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PS:又是刚刚从工地那边回来不久……之后的更新时间应该调整到七点左右了……嗯,新年快乐啊,大家……)